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上九重天(二)》。

花无缺道:原来是白夫人。白夫人道:不敢,花公子请坐顾人玉的脸又红了起来,讷讷道:我……我去替小鱼儿做了一件

(各位大佬,新人新书,需要您的一份支持,您的点击,收藏,投票都是老常最大的动力!)

——————

时间对于大多数处在繁忙的复习中的高三的学生来说都是很快的。

  10天的时间转眼即过,很快便到了二模开始的时间。

  “完了,这回真的死定了,我根本就没有复习好!”

  “我也是!”

  “……”

  在学生们习惯性的不知道真假的叫苦声中,嘉州市高三年级第二次模拟考试正式拉开了序幕。

  一楼的一个高一的教室门前。

  “陈羽同学,加油!”

  杨心怡握着小拳头向陈羽作最后的加油鼓劲。

  这次模拟考试采用的是和高考一样的规格,完全打乱顺序进行考试,而杨心怡和陈羽恰好分到了一个考试室,对此,杨心怡还是颇为开心的,在进入考场前,她再次向陈羽鼓了鼓劲。

  “嗯,一定会加油的,你也加油,争取更上一层楼!”

  陈羽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远处,被分到了隔壁教室考试,一直关注着杨心怡的王子文看着杨心怡和陈羽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变得阴沉无比。

  姓陈的,你就笑吧!

  等到考完试,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好不容易,努力地想象了一下考完试之后,陈羽除了数学比较好一点,其他科目全部一塌糊涂,总分只有四百多分,被无数同学们嘲笑的情形,王子文内心的嫉妒和愤怒才平复了一些,脸上浮起一抹冷笑。

  陈羽不知道王子文一直在不远处盯着他,在和杨心怡互相鼓了一下劲之后,他便走入紫外检测通道进入考试室了。

  进入考场,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陈羽的目光望着已经站在讲台上的监考老师手里的试卷,眼眸之中便开始充满了期待之色。

  一定要小心又小心!

  一定要考到六百分以上!

  陈羽的内心一遍遍地告诉自己,眼里的神色渐渐地变得无比坚定。

  最开始的时候,陈羽对这次二模是没怎么重视的,他只想要考一个不错的分数,让母亲不那么担心就行了,他的目标建立在大概550分上下。

  550分,对于理科生来说是并不算高分,但按往年的分数线也能够上一个普通的一本了,以陈羽对母亲的了解,能够考到这个分数的话,母亲基本上就会满意了。

  但是就在昨天晚上的时候,系统突然像上次数学考试前那样发布了一个临时任务——总分考到600分,而且这次系统的奖励比上次要丰厚很多,考到六百分的话奖励是5000积分!

  当时陈羽的眼睛便红了。

  这可是5000分!

  他那么辛苦,累死累活地学习,把高中的那些科目学到融汇贯通的程度,也就才一万分而已!

  这考一场试顺带出来的临时任务就5千分,这样的奖励无论如何也必须要拿下啊,要是不拿下的话,陈羽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随着考试铃声响起。

  第一场语文考试正式开始。

  陈羽第一时间开始答题。

  语文并不是陈羽擅长的科目,但为了完成总分六百分的目标,陈羽还是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尽可能考到90分以上,语文毕竟是学了十多年的科目,而且每天都在用语言讲话交流,陈羽觉得90分这个目标还是不算过份的。

  为了确保90分这个目标能够完成,陈羽答题答得非常认真,很确定答案的,检查起码两遍,确保不出错,对于不能确定的,每一道题都审了又审,想了又想,尽可能正确一点点,多一点点分,最后的作文题陈羽更是写得前所未有的认真。

  一直到考试结束铃响,老师催交试卷,陈羽才依依不舍地将试卷交上去。

  下午是数学。

  这是陈羽拿手科目,陈羽自然更不可能放过了。

  虽然题目比起上次考试的题目要简单很多,但是陈羽还是小心地检查了好几遍,一直到确保自己没有任何的错漏,能够确保满分之后,这才在考试结束前二十分钟的时候交上了试卷。

  第二天上午的英语。

  这是陈羽最弱的科目,尽管经过这段时间疯狂地背单词,英语水平进步了一些,但陈羽看到满张试卷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的时候,还是有些头晕,不过为了考试的总分,陈羽还是努力地挣扎了一番,认真地做完了整张试卷,连作文也认真地去写足了要求的单词量,熬到铃声响起才交卷。

  最后一门理综。

  这段时间费了那么多功夫,把理化生三科全部学完的陈羽早就磨刀霍霍了,试卷一发下,陈羽立即开干,在做完了物理部分之后,陈羽也终于从上午英语考试的打击中找回了自信。

  和数学一样,虽然觉得题目不难,仅仅一个多小时已经做完了所有的卷子,但是为了确保不丢分,陈羽硬是检查了两遍,直到考试结束前十分钟才把卷子交上去。

  终于考完试了!

 

“吼!”

百丈饕餮漆黑的气体上,此时浮现出淡淡赤红之色,好似恶尸血气让它实力升华。

毕竟恶尸是百战大帝的三尸之一,虽然现在被江景打到只剩下最后一缕气血。

但饕餮融合之后,依旧威势骇人。

超凡境的威力,筒直能把皇城覆灭!

现场,只有九天之上的墓室,爆发出无尽神光,在被动的抗衡饕餮攻击。

“如果没有这座墓室,恐怕整座皇城都会被覆灭。”

“我等也会在饕餮一击之下,直接身死!”

龙一求助似的看向江景,“我知道你手中还有底......

江景能够清楚感觉到,丹田处的原本那缕拇指粗细的真元,已经在龟蛇锻体术的淬炼下完全化成了肉体力量。

他现在,足足有五百斤的力气。

实力已经不弱了。

“那还有什么疑问吗?”

江景目光注视着江雨,开口道。

江雨脸色一变,连忙摇头,“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那行,走吧,我们去城主府。”

江景微微颔首,随后这才说道。

这个江雨平日里依仗着三流修为,并不是很尊重他,但是因为江雨已经被打上了江景这一脉的标签,所以在江家混的并不是多么开,只有保住江景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所以平日里,才显得与江景关系亲切。

但是江景,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江景了,他的属下一定要听话。

......

一行人来到城主府,此刻城主府内的演武场上,已经聚集了上千人,无论是家族子弟,还是贫民子弟,全部都站在一处高台下,听着上面一名刀疤男子讲话。

而在城主府城墙上,摆放着几十把长椅,坐着一个个气息雄厚的武者,江家的大长老也坐在上面。

而在最中间,斜躺着一名年级大约三十的紫袍男子,俯视着下面一切。

“今年宗门试炼,与往常不同。”

高台上,刀疤男子抬手,朗声说道。

声音不大,但是却压过了台下上千人的噪音,能够清楚出入每个人的耳中。

江景动容,他在那名刀疤男子身上感受到了真元的气息。

那说明,这名刀疤男子竟是是一名先天武者!

江景倒吸一口凉气,感到震撼。

城主府,实力竟如此恐怖!

刀疤男子继续开口道:

“今年取消人人对练,每个人的试炼,就是要与妖兽对战,上场后,三息之内不准下台。”

“违者,斩!!”

“同样,一旦挑战成功,便会获得一份精致奖励......”

“而连续击败三头妖兽者,可以获得千炼精钢武器一把,并且还能获得一次天赋检测的机会,一旦成功便可以加入仙门,享受无穷尽富贵!”

第四章:试炼开始

“嘶~千炼的精钢武器一把,城主大人今年可真是下本了......”

坐在上方长椅的一名黑袍老者,捋了捋胡须,看向躺斜躺在中间的紫袍男子。

往年虽然也是奖励丰厚,但是最好也不过是一把千炼兵器,再加上一些可以提升实力的丹药,但与这次试炼比起来,简直就是简陋。

光一次天赋检测便已经价值不菲了,足矣引得无数人向往。

那可是连他们这些老家伙都眼热的机遇,毕竟,一旦天赋合格,就有可能加入仙门。

仙门中,据说有长生不死的仙人。

即便是成为仙门中人的一名仆人,他们也愿意。

“没办法啊,这次宗门下了命令,让我找一些天赋好的新鲜血液加入。”

斜躺着的紫袍男子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一遍后,懒散说道。

这一番话说完,在长椅上的每一名武者全部面面相觑,不在多言。

他们这些人,每年都会将家族中天赋最好的武者,偷偷隐藏起来,让他们躲开试炼。

毕竟奖励再丰富,也比不过一名天赋杰出的继承人。

这几年来,都是这样,城主府自然也是知晓,不然也不会让十六岁到二十岁的青年来参加试炼。

倘若不是从小道消息得知,今年的试炼将会获得仙门的资格,他们仍然不愿将这些优秀弟子放出来。

片刻后。

紫袍男子眼睛眯起,嘴唇微动道:

“赵禹,现在就开始吧,将妖兽拉上来。”

下方,城主府演武场高台上的刀疤男子点点头,恭敬向上方行礼,随后大手一挥,吩咐道:

“卫兵速速将妖兽拉上来。”

顿时一声强大的嘶吼声在人们身后传来。

在场的试炼者们,都不禁向后望去,只见一辆马车上放着一个两人高的漆黑铁笼,笼子是由一片黑布盖上,但是人们还是能够感应到里面强大的气息。

“砰!!”

铁笼被四名肌肉健壮的黑甲侍卫抬到高台上,刀疤男子罢了罢手,士兵恭敬退下。

一手将黑布撤下。

随后一掌拍出,强大的罡气直接将铁笼打爆,露出里面的妖兽。

“吼~”

那是一只虎状妖兽,如同一只牤牛一般大小,浑身是黑白纹络,显得凶猛无比,但是此刻在刀疤男子的威慑下,不敢动弹。

场中引起一阵骚乱,妖兽虽然都知道,但是亲眼见过的毕竟少之又少。

不少人更是脸都绿了,和这种妖兽对战,他们只求能够成功坚持三个呼吸。

江景目光一凝,将视野从资源丰富的刀疤男子身上移开,投射到妖虎身上。

哈哈!厅堂中人纷纷鼓掌应和。安宁和李师师编排的典故、演义故事,的确很应这碗酒。这酒,大家都在刚才的酒宴上喝过,酒色清冽甘醇,可比深宫里的酒美味多了。

若再加上刚才那些故事,这碗酒,定能迅速火遍大江南北的。一角“桃花酿”售价不过两百文,加上可以四处传唱的故事,着实点燃了厅中尊客们的火热心情。

长刃!这是海州的长刃!?谁都知道那天武松在撷芳楼外的惊魂一击。那么粗的大树,一刀两断!这是,这是要命的好东西啊!

然而,比长刃更要命的,却是一张黑漆漆的步兵铁弩!

“此物曰钢臂弩,弓力五石一斗,抛射三百七十步。价格比神臂弩便宜三成,寿命长了三倍不止。雨中也可张射,此后西军将会大量装备。”

安宁完全不顾及赵构脸上紧张的汗水,侃侃而谈。作死啊!这等军中利器也敢在这里亮出来?父皇、父皇怕是要砍掉你安某人的脑袋呢!赵构心中在呐喊。

但是安宁却甚是不在意。说到底,再好的器械也要有人敢用才行!就现在的大宋士气,你去偷偷装备了又能发挥多大的出其不意?

第一,真敢对阵金国的大宋将士,他们哪怕没有钢臂弩,也还有神臂弓呢。

第二,恐怕大宋军阵上还来的及没用,人家金国人早已拿到此物的详细材料了。

但是到那时的金国,南下的军略已成,又怎会为了区区一张弩就停止南侵?倒是不如现在就亮起来的好!起码能减少金国的“误判”,为自己赢得时间。

金国人再要筹谋军略时,他就不得不慎重考虑齐全,先花费时间弄清钢臂弩的来龙去脉。借用后世的一句话就是:核弹,永远是在发射架上时,威力最大!

“这边的物产是炒青、肉松、肥皂、香水、糖霜、炒青、精盐、灯油、聪明豆、玉露枇杷膏。嗯嗯,都是郁洲岛特产。今天拿出来,也为了开放它的债权、股权。

“除此之外,海州的郁洲岛上,还有造船、炼钢、钱庄、镖局等等营生,都可以拿出来与诸位联合经营。具体经营方式,大概可以分为两种方式。

其一曰入股,最高可以占股到四成。具体出资多少,却要核算评估市场大小,潜在获利多少。自然,一些军国之物,也要限制人员,起码不能在北面有生意的人家才行。

其二曰抵押借贷,年息十一左右。各位不必嫌少。咱们是有抵押的,便是上面所有物件,皆可商谈抵押。若有差池,这抵押的物件,就归各位所有了。

把钱放在地窖里,不但不安全,每年还要除锈折耗。放在乾贞记,不但安全,没有折耗,还可生息。自然,也可以转卖别人,又能赚一笔溢价出来,不会亏的。

嗯嗯,对了,还有一样营生。乾贞记的钱庄也会发行银票。货物往来汴京到海州之间,两下里都可以用银票结算,不必再往返运输金银铜钱。银票兑付,只需千五的手续费。

这钱庄的业务,也是可以入股的,存钱也可以。放心、放心,乾贞记在海州运营钱庄两年多了,经验丰富着呢。看看,这就是乾贞记钱庄的银票,没法作伪的。”

当时这银票的制作,安宁花了极大心思。单单是纸张制作上,便是采用蚕茧、葛麻、棉絮、旧衣、破渔网、竹浆等原料。配方十分考究、保密。

先用刻了文字花纹的竹帘抄出湿纸,再用木槌轻轻捶打拓印。等干了后,这张网状的底纸上就有了花纹和密密的小孔。再从固定位置拉上三条细细的丝线,用木槌拓紧密。

稍稍晾干坚固后揭起存放,积累一定量后,再把底纸铺在抄纸的竹帘抄一次纸浆,晾干裁剪得当,就是银票专用纸张,非常结实耐磨。而且水印、色线、凹凸图纹一一具备。

此外再刻了九版三组铜板,三色彩印。请张叔夜小楷写了银票格式,每张银票都有独一无二的干支编码,面额填写的用笔、用墨也都有讲究,外人却很难觉察仿造。

大额银票还要与客户预设取款暗语,以防客户丢失银票被人冒领。客商在甲地分号存银后,都会大概约定取款或转账日期,入账后编写帐条,由钱庄分别寄往取款的乙地分号。

待客户银票到了,或兑现、或转账,所得账目再次流转回总号。再有六人分成三组每月分批出行,巡查各家钱庄分号账目,并验票、走账一次。

这就与朝廷的钱引不同。朝廷钱引,并无对应具体本金,也不对应某个具体客人,所以容易贬值无处兑换。但是每张银票对应的却是全额的本金和具体的客人,也就无虑贬值。

各种银票交易细节,安宁讲解的不厌其烦,厅中尊客们听得津津有味。纷纷暗自琢磨,自己家里是否也能这么干呢?

然而,这又涉及的物资产出、流转、地方势力庇护等等,委实难办。

何况单是这银票的制作技术,自己就未必过关。再给人来上几张假银票,倾家荡产都有可能!此前蜀中钱引之物害民,前车可鉴呐。

那就?乾贞记就很好啊。只是此物,还是要官家首肯才行。

胡铁花也只得走回去,已见那十,进来一人,正是那诡异的中年楚留香叹了口气,纵身掠了过去以为不祥。藩起贺日:“苍黑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上九重天(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袁承志新传

青青子衿

袁承志新传

旺角黑夜

袁承志新传

连亚丽

袁承志新传

荒古天帝

袁承志新传

芯苷

袁承志新传

周天子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