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奥德的心思(五)》。

一个疯癫的女人要寻找丈夫,就这点破事,也值得闹到全世界都知道?

台下三千观众本来正在疏散,得知女人的诉求如此简单,他们立刻不走了。

无论是政要富豪还是媒体记者,全都停下了,谁都不愿意错过这出“好戏”。

全球各地都在直播这次盛会,几十亿在吃瓜,他们没道理错过现场的。

“请秘书处立刻调出这个赵盘的全部资料,同时马上向火星七号基地确认情况,我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罗曼·塞纳很冷静,在镜头前始终克制怒火。

其实他当然知道赵盘的事情,他还亲自签署了处罚通报,做这些不过是为了化解丑闻。

他的秘书们当然心意相通,立刻撤掉天花板上的“火星环计划”,呈现出关于赵盘的详细资料。

这份资料详细到不光姓名、年龄、种族、国籍、住址、血型、出生医院、求学和工作经历等,还有病史、亲属、网络ID、检索记录、网购记录、高频词汇、数字画像等等隐私。

缓慢滚动的内容最后,明明白白地写到:

“2165年12月1日,自愿签署捐献协议,成为捷恩斯火星先驱者计划的志愿者。”

“2165年12月7日,在马尔斯城接受脑机互联技术改造,成功提取意识核。”

“2166年8月5日,意识核立方体随M7—2货运飞船抵达火星,成为火星七号基地的矿工,编号M175。”

“2166年12月12日,违反工作计划,私自驾驶探矿车离开基地,在伊奥利亚山南麓抛锚。”

“2166年12月13日,救援队将其带回基地,经检查并无大碍。同日因造成安全事故、毁坏探矿车等公司贵重财物,受到公司处罚。”

秘书们特地将最后一条用红色粗线框起来,好让大家知道,这个赵盘并非善类,被公司处罚纯粹是自作自受。

罗曼·塞纳摊手耸肩:“很显然,女士,你的丈夫还活着,但是他受到了挺严重的惩罚,可能并不想让你知道,所以才没有回复你的邮件。”

“不!我和我丈夫的感情非常好,他每天都会给我写信,是你们的人亲口对我说他死了!”

“是谁?我叫他过来当面解释情况。”

“鞠东伟!”

“噢,我知道这个人,请秘书们立刻把他带过来。”

罗曼·塞纳自始至终都表现得文明有礼,并没有任何暴力倾向。这一点确实为他赢得了非常好的口碑。

很快,就在马尔斯城总部地面指挥中心上班的鞠东伟,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他满身肥肉因为剧烈奔跑而一颠一颠的,气喘如牛额头冒汗:“我能解释情况……”

他说这是一个误会,12日晚上,赵盘发出求救信号之后,很快就没有了动静。

“当时他的情况很糟糕,维生电池没电了,又多次擅自离开探矿车的驾驶室,暴露在强辐射的环境下,我们判断他很难撑到救援抵达。”

鞠东伟拿出了一些数据和通信证据,里面断章取义地呈现了赵盘咒骂捷恩斯公司的话。

赵盘的粗鲁无礼,让观众愈发相信这是一个误会了,丁雨站在聚光灯下非常难堪。

鞠东伟一脸和善地堵上她所有退路:“我和赵盘自幼相识,我们两家是世交,所以也与这位丁雨女士认识,得知他遇险,一时冲动就擅自通

“甄撼天!”季辽瞳孔骤然收缩,心里大骇。

他怎么也没想到,腾蛇王甄撼天还真敢到极南来,在种道山脚下守着自己。

这一刻他额头顿时涌起细密的汗珠,心里明白,这要是被甄撼天给抓住了,那他肯定没什么好下场。

但他心里是这么想,可甄撼天乃是炼神中期的修士,在甄撼天的灵压笼罩下,季辽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甚至就连那抬起的脚,想要落下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聚宝楼里边的伙计,见季辽站在门口迟迟不进来,眼珠子一转,迎了出......

小玉失血很多,需要静养,决出手?”这人道:“我只问答

那个鬼谷洞天的掌门,看到这次和他们鬼谷洞天一起前来茅山,胁迫晓丹带领茅山派归附与西域昆仑派的西玄洞天,青城洞天,罗浮洞天,白石洞天的掌门,现在全都表示,再度和茅山派结为盟友,永不改变。

晓丹也是心胸开阔的人,已经全都答应下来,其实,我对这几个门派有些不满的,这些人分明是墙头草,虽然也是被西域昆仑派威逼利诱。

这次西域昆仑派只是派赵清风,周清笃等七八个二三代年轻弟子,这些门派就屈服了。

虽然各门派当然不是怕赵清风等昆仑派的这几名年轻弟子,而是西域昆仑派在修道界的强大实力。

西域昆仑派是目前修道数一数二的门派,但是起码这些门派的掌门人这么容易屈服,足以说明这些门派掌门骨头不是很硬朗。

但是看到,茅山派有我一个人界天师撑腰,立刻风头调转,这些几个门派掌门和茅山派立刻恢复曾经的同盟的关系,还起了誓言。

我相信他们是真心的,修道者立誓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不遵守,会被自己的誓言反噬。

我转念一想,也没有计较,毕竟,二郎山一战,这些门派实力大受损失,现在抱团取暖,才是最好的办法。

这些掌门除了骨头软点,人品还是不错的,不能说十恶不赦,生活中,绝大部分人何尝不是墙头草呢。

鬼谷洞天的掌门,那个身穿红衣的妩媚女人,知道了这种情况,心里大为着急,她心里知道,如果各大洞天福地新结成的联盟把鬼谷洞天排除在外,那么鬼谷洞天很难独立支持下去。

如果只有区区一个鬼谷洞天依附昆仑派,那么鬼谷洞天在昆仑派也没有多大分量,如果鬼谷洞天真的出了事情,西域域昆仑派也会漠然置之,任其自生自灭,绝不会是以援手的。

鬼谷洞天的女掌门现在被两个弟子搀扶着,来到晓丹面前,希望晓丹看在过去曾经并肩作战的情分上,不要把鬼谷洞天排除在联盟外面。

她承认自己刚才有些过分,甘愿接受处罚,只要联盟接纳鬼谷洞天一派。

现在,这个鬼谷洞天的女掌门,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形骸放浪的样子,眼睛上缠着白布,泪水混着血水,从白布里面流出来,看上去格外凄惨。

其实这个鬼谷洞天的女掌门这回真的着急了,她知道,如果各大门派联盟真的把规格洞天排斥在外,那对鬼谷洞天意味着什么,所以她不顾一切,苦苦哀求晓丹。

晓丹把的她目光望向了我,毕竟刚才的危机也是我出手解决的。 就在刚才,假如没有我出手,即使晓丹依靠护山法阵击退这几派剑阵的进攻,双方的损失肯定小不了。

那样各派的实力就会进一步损耗,原本就实力减弱的各派,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尽管对鬼谷洞天的女掌门很反感,但是我看到鬼谷洞天的那些弟子都在眼巴巴的看着我和晓丹。

我转念一想,在这个世界上,试问谁又孰能无过呢,现在他们也是在改正自己错误,更何况,我前面已经说了,包括这个鬼谷洞天的女掌门也是一样,虽然有错误,但也算不上十恶不赦。

这个鬼谷洞天的女掌门也和其他门派掌门一样,无非想保住自己门派传承,只不过方法用错了。

其实西域昆仑派毕竟和凶兽将臣是不一样的,西域昆仑虽然在修道门派中口碑不咋地,但也是正统的修道门派,他们无非想扩大势力,不会真的想灭掉这些门派。

如果这些门派齐心合力,还是可以顶住压力的,尽管可能会付出一定代价。

他们想保住自己门派的传承没错,这是错判了形势,用错了方法而已。

现在鬼谷洞天的女掌门哀求晓丹,晓丹回头看着我,似乎想要征求我的意见。

我同时也看到,其他各派弟子,也在看着我和晓丹,等待我和晓丹的决定,但是他们眼里分明有恳求的神色。

我看到这些,其实我心里是高兴的,这些门派没有为了自己的利益,对鬼谷洞天落井下石,说明他们本性还是善良的。

如果这个时候,他们真的对鬼谷洞天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擂,那这个联盟里面各门派也肯定各怀心腹事,那么这个联盟也没有多大的价值。

我对晓丹说道:“你们门派的事我可不干预,我就是打酱油的,你自己决定好了。”

于是晓丹用手拉住鬼谷洞天女掌门的手,说道:“好姐姐,你能回头,做妹妹的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大家听了晓丹的话,一时间,茅山的山门外,欢声雷动,一场危机,就此化解。

这时候,我想起那个仗义为茅山直言的年轻人,他的修为可是不弱呢,看着他修炼的功法,又不像道家的功法,究竟是什么来历呢?

我在人群中四处寻找这个年轻人的时候,竟然没有找到,还是胡惠茜远远的看见,那个年轻人刚才趁人不注意,已经悄悄的下山了。

我往山下看去,那个年轻人的身影已经在几公里外了,我的目光敏锐,也只是远远的看见一个小黑点,在飞快的移动。

我对这个神秘的年轻人很好奇,也没有和人打招呼,突然发力,向这个神秘的年轻人追去。

我一个人界天师,要追上一个法师中期境界的人,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所以,没过一会,那个年轻人的身影就越来越近了,令我称奇的是,这个年轻人似乎知道我在后面追赶他,就停下来,等我到近前,转过身来,看着我。

我印证了我的判断,这个年轻人肯定有来头的。一般说来,我刚才暴露了我人界天师的实力,就是人界法师巅峰境界的修士见到我,也会非常紧张和拘谨。

境界相差悬殊,修为要是到了人界天师的境界,就会对那些境界较低的修士散发那种窒息般的压迫感。

但是,这个年轻人,其实他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还满脸稚气,我称呼他青少年应该更合适。

此时他面对我,显得十分轻松自然,坦然镇定,完全不像他这修为境界的人所能表现出来的。还有,他的神识感知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大,几乎不弱于晓丹和胡惠茜她们。

这个神秘少年竟然在我离老远的时候,就发现我在追赶他,于是他就停下来,等着我,当我来到他的近前的时候,对我十分恭敬的说道:“前辈,您有事情吗?”

我被问得一愣,是啊,我为啥追赶这个神秘少年呀,我只是对他的来历十分好奇,小小年纪,居然达到人界法师中期修为境界,还有远超过他境界的神识感知能力,处事的老练成熟。

身上修习的功法,也不是人界常见的道家功法,但是这种功法我似乎有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以我人界天师的境界,竟然一点也摸不透这个神秘的少年。

我对这个少年说道:“小兄弟,你刚才不惧强势,仗义直言,我对你挺钦佩的。”

我一个堂堂的人界天师,竟然会对这个少年称作小兄弟,可见面子我是给足他的。

这个少年淡淡的说道:“这没什么,每一个修道的人都要匡扶正义,保护人界为己任。前辈,我还有事情,我得赶路了。”

这个少年竟然无视我天师级别的大咖存在,说完这句话后不等我说话,转身就往山下奔去。

我有点着急了,说道:“小兄弟你是哪个门派的啊?师承何处啊?”

其实我本打算和这个神秘少年说上一阵话再问他来历的,但是看到这个少年已经转身离开,虽然有点突兀,还是急忙问他的来历,已解除我心中的疑惑。

我听见那个少年大声说道:“前辈,我叫陈江,就是一个散修,没门没派,有缘还会再见的。”

纳兰妖精展颜一笑,魅惑众生,将凝空戒递给陆隐,两手接触,陆隐只感觉一阵丝滑,纳兰妖精的手非常舒服,柔软无骨的样子。

  这时他才注意到这女人的手非常漂亮,白皙,五指修长,没有一丝疤痕,宛如白玉。

  “夫人这次来找我不会是想看看我有没有缺胳膊断腿吧?”陆隐开玩笑道,强行把注意力从纳兰妖精手上离开。

  纳兰妖精重新落座,笑道“有这个意思,能从铁血疆域活着回来,而且饱受赞扬,殿下如今在外宇宙名声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奥德的心思(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生下来就活下去

虚空人形

生下来就活下去

司宵乐

生下来就活下去

止天戈

生下来就活下去

果子狸大魔王

生下来就活下去

暴兵对A

生下来就活下去

十月微微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