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眼花了吧》。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不稳重的程处默

程处默道:“他们不进去,就我和怀玉两人进去见恩师,难道也不行吗?”

“行,当然行。”李义府连忙说道,他的眼中还带有一丝谄媚。

上官仪却摇头拒绝道:“不行,恩师有命,我够在这小阁楼内来回走上三遍有余。

而且,更加诡异的是,林晓锋发现,之前阁楼明明是有一个声音响起的,但是已经走了这么久了,居然是半个人影都没有看到,这完全是太不合常理了。再向前走了几步之后,林晓锋便是故意停了下来,而后他便是沉......

他已隐约觉出,在石驼那岩石般半腰,果然开有一个洞??,洞

  就在一人一鬼玩得正高兴时,一个声音从对岸山头响起:“江尘”

  江尘也真应了这个卑微的名字,他一生都漂泊无依,反而是这个阴深恐怖,毫无人气的乱葬岗,成了少年最后的寄居之地。

  为什么叫葬虚啊!用小镇说得比较恐怖的说法是:此地是一处上古战场,在此地战死的人数以万计,在经过千万年的漫长岁月后,此地产生了众多阴兵,这些相互敌对的阴兵,死后阴魂不散,依旧于夜间相互镭战,瓦釜雷鸣杀得那叫一个震天响。

  有时甚至出来于人间觅食,杀害无辜百姓,于是才有了镇外得到高僧于此地建了巨大佛像,用来镇冠此方天地阴气。

  可又是千百年过去了,到底真相如何,早已经是一本灰尘仆仆的老黄历了,真正去翻读的只有那些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乌龟了。

  于是啊!此地历来都是东冥镇的一处禁地,要不是从十二年前开始的千相娘娘事件,更是少有人会来这鬼地方。

  在江尘听闻一个调皮姑娘的呼喊后,他高兴的从巨佛身上步步跳下。

  只见他先是踩在毗卢帽的边缘,然后跳到耳尖,再然后高高跳起,便半蹲在了佛像的手臂之上,之后他顺着手臂跑下,在数次跳跃攀爬后,江尘终于落地。

  看他这熟络的行动,显然已经以前没少攀爬这座佛像。

  少年刚落地,就听见了清脆悦耳的叮当声,他抬头满脸期翼道:“小月儿,你回来了。”

  果然一个穿一身黑衣,头梳两翼垂云鬓的少女缓缓走来。

  她手上戴着的听风铃正在叮当做响。

  那只阴物也是落在杨尘身后,他悄悄探出半个眼睛盯着面前这个英气逼人的姑娘,他有些怕她。

  高月只是平静的看着面前这个邋遢的布衣少年,眉头微皱,她答非所问道:“你怎么还跟这个肮脏的鬼东西在一起?你是真要一辈子做这葬墟中的鬼物吗?”

  女子口气中满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那个鬼物一听立刻便高高飞起,躲在了一颗大树后面,只是她依旧没有离开,而是换怒目相,蹬着那个被少年叫做小月儿的好看姑娘。

  下一刻又做大悲相看向江尘,两张脸不停转换。

  江尘给这个不算亲妹妹的妹妹,一句话说得哑口无言,以至于他都没敢说出那句:“他不是鬼东西,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所有的好心情与五年的期待,瞬间就被面前小姑娘一句话便击沉,的确有点不务正业了,但是他喜欢这个全是冰冷坟墓的家,以至于他十年前进入后就没再想过要离开这里。

  五年前一个很仙风道骨的高人来到此地,眼中满是对江月的赞赏,老人还算有些风骨,他口中没有对江尘说出一句恶语,但即便如此这个天生对别人脸色极其敏感的少年,还是看到了那个老人眼中的嗤之以鼻。

  那时的江尘一点都不想妹妹离开,于是他第一次发怒,他鼓起勇气拍开了老人递过的沉甸甸的钱袋,他坚定的对那个老人说:“我不需要去葬墟之外享受荣华富贵,我不会让小月

顾雨微微一笑,“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总这样下去,没有什么成就感。

我们不是特殊的人嘛,也应该处理一些特别的事吧。”

苏轶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车在积水上行驶,溅起很大的水花,反正这个时间段,路上几乎没人。

很快,他们来到了惠达小区。

苏轶按了两遍门铃,门才被打开。开门的人脸色苍白,隐隐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措。

当看到门口站着两位穿着便装的年轻人时,男人的口气中,还夹杂着一点失望和不耐烦。

“你们,你们找谁?”

苏轶掏出证件。

“您刚才报的警吧?”

男子边看着证件,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

欠身让苏轶和顾雨进到了屋中,他往楼道里望了一眼,随后关上了门。

男人把刚才发生的事,大概告诉了苏轶。但不知为什么,苏轶总觉得男人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眼睛时不时总往他家的卧室里瞟。

“插销都拔了,电视机还能开,你看。”

说着,男人拿起遥控器按了下,电视机出现了画面。

苏轶挠了挠眉毛,绕过茶几,走到了电视机近前。

以他的经验,电视机不通电,根本不可能开,所以,他朝电视机后面看了看,顺着电视机的插销线找了下去。

果然连着电视的插头依然插在插座上,而它旁边落着另一个插头,那是音响上的插头。

苏轶回头笑嘻嘻的望向了男人。

“您可能拔错插销了,看,这是音响上面的插头。”

男人半信半疑,直到顺着线看下去,才稍稍恍然。

可他的神色中,依旧带着一点慌张。

“那我关了几次电视,我哪也没碰,电视自己开了是怎么回事?”

苏轶拿起了遥控器,用手磕了磕,什么按键也没按,电视机啪的黑屏了。

“你家这遥控器可能出问题了。”

看到苏轶耐心的解开了第一个谜,顾雨知道,这次任务,恐怕又和往常一样了。

她顿时感觉有些无趣,失望之余,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眼泪汪汪的四下打量着这间房子。

这是一个三居室的结构,有两间的房门关着,还有一间的卧室门开着,里面虽然黑乎乎的,但顾雨却能看清楚一切。

这种黑暗里能看清东西的能力,顾雨现在也没有像从前不知道答案时那样恐慌了。

因为有人告诉她,这是他们这种人特有的能力。

顾雨看到那间卧室里面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她想,大概是这个男人的老婆吧。可是家里出了这些怪事,女主人还能这么踏实的睡着,也的确是心挺大的。

苏轶和男人的对话,已经进行到了门铃上了。

“门铃都坏了三个月了,它刚才居然响了,我打开门,楼道里根本没人。”男人边说,又往卧室瞟了一眼。

苏轶伸手按了按门铃,响声尖锐的很。

“你们这个小区也算是老小区了吧,门铃响的时候,是不是外面在打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眼花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决战古今

公子安爷

决战古今

享耳满城

决战古今

淇泮

决战古今

人间三月

决战古今

钟离昩

决战古今

落落月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