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求下月票!》。

罗老冷漠的看着潘老,“宝贝我可以让给你,我们之间也确实互引为知己,但是唯独倩倩!”

杨大叔和杨大嫂听得一脸懵,反正不管怎么说,他们都知道,肯定是地上那小子对不起人家姑娘了。

“老罗、老罗你先冷静!”潘老着急忙慌的,“我现在要带小宝去医院……等小宝出院了以后,咱们两家人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看看如何促成这两个孩子的好事!”

一直安静的方棠终于忍不住了,直接一拳打在了阻拦她上前的谭江边的肚子上。

赶紧把罗倩给胡到了身后,厉声道:“臭老头,你别不要脸了!我学姐怎么可能看上他那样的人,少往你自己脸上贴金,我告诉你,就算是天下男人都死绝了,我学姐也绝对看不上你。”

罗老听了这话,甚至都为潘老头害臊,真不知道他的脸皮能厚成什么样子,居然有脸说这样子的话!

“潘老是吧。”张成低着没看,看着地上滚来滚去的潘天宝,“如果你再不带他去治疗,恐怕你们老潘家真的就要断根儿了。”

潘老看着上着村子里的车队,几乎都是罗家人,哪怕他那登山杖打他们的小腿,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帮他送一下孙子。

最后还是杨大叔,拖着要下山的村民,把人给搬到了一个三轮车上。

罗倩给罗老顺着气,方棠和谭江边一个劲的研究着自己手里的那些木板雕刻年画,张成看着他们家摆的祠堂,想了一下缓缓说道:“杨大叔,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查一下你们村的族谱?”

小岗村在这个地方可算是大有年头了,从元朝末年到明清时期可一直都在这里群聚。

张成想着如果仔细的研究一下族谱,说不定能够查出其中的蛛丝马迹来。

杨大叔大有介是的点了点头,心下感慨不会是城里人那就是有文化的!

他在村子里这么长时间,可是完全没想到过要查族谱这件事呢!

当下,杨大叔就支使了自己的婆娘赶紧去村长那儿那族谱。

谁能想到就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功夫,组长就去老闺女家看孩子去了。

于是杨大叔也只能让村头要去城里的人,赶紧去把村长给请回来。

等到罗老情绪稳定了下来,张成拿着一个木板雕刻交给了他。

“如果我没说错,这应该是天启到崇祯时期的物件儿!”

张成想到明朝历经277年,其中有公有16位皇帝,而天启到崇祯刚好就是明熹宗朱由校和明思宗朱由检,在位的时间。

而且这明熹宗更是大名鼎鼎的木匠皇帝,他十六岁时继位,可他完全没有担当起天下大任,反而一心沉迷木工。

所以那些堆积成山的折子、地方治安问题,甚至于他每天吃什么,他都不放在心上。

这也导致了当时明朝大权交给“阉党”魏忠贤和他的奶娘客氏。

不过值得关注的在与,因为明熹宗喜爱木工,所以他在位期间,举国上下的木匠再也不是低等人,甚至一度开创了木工盛世。

罗老看着这些小岗村内找到的木板雕刻年画,无论从工艺还是材

夏太笠眼看着枪尖刺来,并没有动,最终,枪尖在距离夏太笠不足十厘米处停止,陆隐握紧仿龙血,“好枪,我喜欢,可惜不是真的”,说完,微微用力,仿龙血顺势狠狠插入夏太笠身前的地面,直至枪柄没入大地,“小妹妹,给我真的吧”。

  “放肆”夏太笠身后之人大怒,那是一个中年人,实力惊天,一怒,则天摇地动。

  龙奎走出,看向那个中年男子。

  龙夕走出,挡在陆隐身前,与夏太笠对视。

  夏太笠深深看了眼陆隐,随......

牛肉汤冷笑道:只可惜他也。楚留香第一眼看到他时,

暗月城,有四大家族,分别为辕家,赵家,黄家和虞家。

不止是城内各项收益,城外的矿山、药草林,也都是由四大家族共同持有。

甚至于,连暗月城的城主,也是由四大家族轮番来竞夺。

赵家和黄家,在之前百年,都曾取代辕家,掌控了暗月城的城主权柄。

在四大家族当中,黄家把控着诸多矿山、石场,开采的珍稀金铁,特别的矿石,大多归于黄家。

虞家,则是掌握着暗月城周边,大片的药圃林场,种植的灵药灵草。

至于赵家和辕家,收益主要是在城内,暗月城主要的商街,租金大多都入账城主辕家。

而赵家,在暗月城有诸多商铺,城内的酒肆、银楼,还有诸多交换材料的商铺,很多都由赵家把控着。

黄家和虞家,获取灵石材料的方式,几乎都是在城外,赚的是辛苦钱。

辕家和赵家,则是以更体面,更舒服的方式,去获得更多的利益。

不仅如此,连城外矿山、药草的全年收益,辕家和赵家,也同样占有一定比例份额。

所谓四大家族的三境比斗,就是依照家族实力,重新分配城外矿山、石场和药圃、林场的比例。

至于城内的,被辕家和赵家牢牢所把持的,黄家和虞家却是极难插足的。

……

城东,所属于辕家的一座宅院深处,两个巨大木桶内,分别浸泡着蔺翰羽父女。

盛满了木桶的暗绿色液体,恶臭味扑鼻,隐隐还能看到一些毒虫从中漂浮出来。

漂浮出的毒虫,小小的虫身,很快就变得坚硬,皆是中毒而亡。

身中“鼋血丹”剧毒,已奄奄一息的蔺翰羽,屈辱地垂头看向胸腔,他能感受到在中丹田位置,有诸多毒虫汇聚,正在吸吮着源自于“鼋血丹”的血毒。

随着毒素的离体,他的神智逐渐清晰,可内心的愤怒,却始终未褪。

另一边,强忍着冲天恶臭味,还有那些毒虫附体的蔺竹筠,双眸紧闭,悲愤欲绝。

父女俩,万没有想到,会在虞家遭受如此打击重创,不仅未能得偿所愿,还差点赔上性命。

“虞渊!”

两人在内心怒喝。

“不是我,将你们从虞家,从虞渊手中带出来,弄清楚解毒的方式,你们父女已经死了。”辕莲瑶如鬼魅般,冷不防现身。

月色如水。

明亮月光下的她,一身紧窄的银白裙袍,婀娜的身段,宛如一条有着白鳞的美人鱼。

“咯咯!虽说,这解毒的方法,有一些另类,但毕竟也是奏效的嘛。”辕莲瑶的目光,在蔺翰羽父女身上游移不定,让两人愈发觉得难受憋屈,“这里是暗月城,希望你们蔺家,后续不要再乱来!”

“寒阴宗的吕上师,就在城外!她要是得知小女,遭受如此厄难,绝不会善罢甘休!”

蔺翰羽深知眼前的女人,背景深厚,单单抬出蔺家来,未必就能压制,所以拿寒阴宗来说事。

“哦,对了,有个消息忘了告知你们。”辕莲瑶扯了扯嘴角,笑容古怪地说道:“城外的守卫,在一个山洞处,发现了激烈战斗的痕迹。那位寒阴宗的上师,应该已经被杀,而且尸骨都没找到。”

“什么?”

父女两人齐喝。

“实不相瞒,我觉得在虞渊背后,另有高人相助。”辕莲瑶神情肃然,“你们两位毒素褪尽以后,最好早些离开暗月城。先让蔺家,让寒阴宗弄清楚了,再来做计较。可千万什么都不清楚,就莫名其妙地死在暗月城,我还要负责,向蔺家和寒阴宗交代。”

一番半提醒,半威胁的话说完,城主大人便在父女两人,无比惊诧困惑的目光下离去。

……

城中,灵宝斋,后院。

体型健硕,甚至显得有些臃肿的赵东升,肥硕的十指,佩戴着七枚,各类金银宝玉镶嵌的戒指,奢华夸张。

在他身前的玉石台面,摆放着一把剪刀,一块玉牌,和一把铁尺。

三样物件都是奇珍,皆释放出淡淡宝光,有异乎寻常的灵气波荡。

“骊龙剪,如假包换的灵器,品阶嘛,也不算高,三品而已。”

赵东升慢条斯理地,摸了一下那乌黑剪刀,一抹黝黑光亮,犹如传说中的骊龙,似在剪刀内,被猛地激活唤醒,“三品灵器,在暗月城不算顶级,也有人能出的起价。可我觉得,你小子……并不在其列。”

他面带笑容,以审视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来客,“坦白讲,我之所以愿意见你,只是因为近期听说了许多,关于你的事迹。”

讲话间,他圆滚滚的身躯,慵懒的往宽敞的躺椅中仰卧,没有再去介绍那块玉牌和鉄尺,“我若是没有猜错,你真正想要的,也就是骊龙剪吧?”

“不错。”

虞渊背脊挺拔,不亢不卑地,面对着赵家的第二代掌舵者,“我打听过,知道你们赵家灵宝斋的这把骊龙剪,很适合我姑姑。所以,我今日过来,所求的就是骊龙剪。至于其余两样,我暂时并无兴趣。”

“嗤!”

灵宝斋名义上的掌柜秦安,禁不住讥笑出声,麻杆般瘦高洋点了点头,略加思索说出了自己的考虑:“如果西北边境继续布防,只抽调三分之一兵力攻韩,可能要拖很长时间才能取胜。拖太久的话,士气难免低落。”

郑寿昌皱了皱眉道:“那……从西北边境抽调三分之二的兵马?这样也行,战事拖得越久,国力损耗越大。”

郑瀚洋赞同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西北边境留三分之一的兵马守城就够了。那接下来,就看韩国哪边会先给我们机会了。”

……

在郑瀚洋和郑寿昌合计后不久,郑瀚洋便将全盘计划说给了郑靖良听。郑靖良没有提出任何意见,只是对郑瀚洋的计划大加赞赏。想要挑出郑瀚洋决策上的错误很难,但随便挑几个亮点附和一二还不是手到擒来。

听完郑靖良的描述过后,李衍陷入了久久的震惊。本来想着知会岳亭川一声,看其他几个殿主能不能做做样子,让郑瀚洋稍微放点心,投入更多兵力去打韩国。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一封信,直接造成了赵、燕、梁、郑、韩五国的惊天动荡。

说到底,李衍也只和其他七位殿主有过一面之缘,连谁是谁都对不上号。他们做这么多事情,说白了还是给岳亭川面子,和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欠下了这么重的人情,日后还起来可就难了啊。得快点掌控郑、韩、楚三国,才有能力给到他们一些帮助了。

李衍忽然问道:“你父皇让你干什么了吗?”

郑靖良换上了一副神气的表情,得意道:“嘿嘿!父皇这次准备抽调接近八百万的兵马进攻韩国,只等韩国给一个出兵的理由。这些兵力是从七位大将军那抽调过来的,各个将军统率旧部,兵分七路。父皇让我跟沙耘将军一路,做他副将。”

“这样也好。”李衍点了点头,只要郑靖良没有跟在郑瀚洋身边,那自己就有充足的发挥空间。

郑靖良接着说道:“不光是这样,父皇说这也算是对我的一次考验。我要是表现好的话,待到国内安定下来,就直接传位给我。”

李衍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在自己的计划中,本就要在攻下韩国后找机会杀掉郑瀚洋,他什么时候传位给郑靖良,已经无关紧要了。战争必定会有所牺牲,跟在郑靖良身边,倒也不用猜测郑瀚洋的战略意图。总而言之,炮灰绝对不可能是郑靖良。

一想到很快就可以离开这个无聊的地方,前往黄沙漫天的战场上阵杀敌,李衍心底涌起一阵兴奋。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好战起来,是因为仇恨和执念吗?又或者是……

其实无天狱一战,自第一次催动黑石古剑的时候起,李衍的性情就开始渐渐变化起来。数十亿年前,死在黑石古剑上的生灵难以计量。黑石古剑的斩伐之力中,也包含了无数生灵的怨念和煞气。

郑靖良见李衍沉默,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灵音寺的事情,要不我再跟父皇说说?”

郑瀚洋决定交好灵音寺一事,郑靖良考虑了许久,才敢开口和李衍说起。但他内心实在是过意不去,此刻又再提议。

李衍挤出一丝无奈的笑,摇头道:“算了。你早晚会继位,我这么多年都忍过去了,也不急于一时。你上位之后,不要忘了我的仇就行。”

郑靖良一脸郑重,表情绝对没有一丝虚情假意,点点头道:“应兄的血海深仇,我没有一日敢忘。那就只好先委屈应兄了,我郑靖良对天发誓,若是继位之后……”

李衍赶忙打断了郑靖良的誓言。郑靖良以一片赤诚之心对待自己,再让他为了自己的谎言立下毒誓,那李衍就真的要寝食难安了。他说道:“好了好了。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发誓就大可不必了。对了,良弟,有件事情……”

李衍说着,换上了一副伤感中夹杂着喜悦的表情,继续说道:“昨天……昨天我接到了一封信……”

自香山酒局对饮过后,郑靖良再也没见过李衍表情如此丰富过,连忙问道:“应兄莫要激动,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李衍狠狠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还有个师弟没死,他这些年为躲避追杀,毁去容貌浪迹天涯。后来听到我在你这做门客的消息,写了封信给我。”

郑靖良本以为李衍遇到了什么麻烦事,闻言大喜过望道:“什么门客不门客的。应兄何不邀请你师弟前来共襄大事?”

李衍点了点头继续道:“我师弟也正有此意。他叫应天途,这几年来联络了不少往日的朋友,你不怕我师弟和朋友们把你吃穷了吧?”

郑靖良爽朗一笑道:“哪里的事!应兄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来多少我都是高兴的。对了,你师弟的名字?”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些名字本就是李衍随口胡诌的,不过他不慌不忙解释道:“师门规矩如此,入门后改姓应。我和我那师弟都是天字辈。”

郑靖良本就是随口一问,根本没对李衍产生疑心,继续道:“好吧。那应兄你师弟他们什么时候过来,我也好稍作安排,妥善接待。”

李衍点点头道:“在出征之前吧,我这就修书过去知会他们一声。他们多少和韩国有点仇,想必也很乐意加入我们……”

郑靖良欣然应允,高兴地说道:“行!那我这就吩咐下人去收拾住处了,就安置在应兄住处附近如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求下月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醒世路漫漫

游戏姬

醒世路漫漫

唐以莫

醒世路漫漫

姽婳人间

醒世路漫漫

青小稞

醒世路漫漫

随云仙人

醒世路漫漫

若烹小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