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您才是男人!》。

”楚留香淡淡道:“这种事我也不想知道,但另外有件事我倒想陆小凤道:你既然已非死不可,当然就已是个死人

“都出来吧,一帮水匪而已,让我看看你们的本事。”孙宇从后背的箭囊取出一支箭,搭在天玑弓上,朝着右侧的山头喊道。

整个山头依然静悄悄的,一点响动都没有,好似无人一般。

“大人,是不是搞错了?”陈启霸盯着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会错,你看个山头跟其他地方有什么区别?”既然有机会,孙宇还是现场教学一下, 这陈启霸毕竟是自己手下大将,若是能独当一面,自己也能轻松些。

“没有啊,都是树,有什么区别?”陈启霸左看看右瞧瞧,没什么不一样,鬼影子都没一个。

“老程,你看出来没?”孙宇对着旁边的老程问道。

“那边没有鸟,旁边都有。”老程看了半天,总算有些眉目了。

“正是如此,这里面人藏多了,咱们离得远看不见,但是鸟肯定可以。它们为什么不去那个山头,就是因为那里面藏了人。”孙宇指了指山头,陈启霸一看果然如此,山头上一只鸟都看不见,大人果然高明。

“都下来吧,让本官看看你们的本事,再不下来,本官就先回德化县了。”孙宇作势调转马头,后面那几个设路障的,根本不可能挡住自己。如果自己进了他们的伏击范围,对方占尽优势,自己一方肯定伤亡大增,既然已经发现对方的藏身地,那肯定不能如他们的愿。

“门主,这小子说他是官,不是普通商队啊。”金三一听孙宇自称本官,心底就有些怵得慌。他们是匪,对于朝廷官员,有一种心理上的畏惧,犹如老鼠见了猫。

“你想说什么,就他的年纪,能做什么官,一点事情就吓得不成,能成什么事?”胡汉三知道对方就是剑州刺史,堂堂正四品高官,但是这些手下不知道啊,骗得一时算一时。

“也是,嘴巴没毛,办事不牢。”金三觉得师父说的对,就算是官,也是个不入流的玩意。劫就劫了,十车物资,这辈子没做过这么大的买卖。

“兄弟们,发财就在今天,随我冲!”眼看孙宇一行,正在调转车头,胡汉三急了,这要真回了德化县,自己就没辙了。

一百多号手持刀剑的汉子,听见胡汉三的命令,从山头站起来,朝着孙宇车队冲来,至于准备的滚石,都成了无用功。孙宇眯着眼睛看去,大部分都是一身布衣,少数有皮甲,铁甲是一具也没有。好些人还拿块木板当护盾,有的好像直接拿的就是锅盖,这样的架势,就算再来一百,孙宇也无所畏惧。

孙宇回头看了一眼车队,出乎意料的是,车夫并没有惊慌失措,都从车架底下拿出长刀,准备战斗,这宋家安排的人还真有两下子。

孙宇举起天玑弓,缓缓拉开,瞄着冲过来的水匪,他们已经进入天玑弓的射程。

“嗖~”孙宇松开弓弦,箭支一闪而过,朝着水匪飞去。

金四带着手下之人冲的最快,这么多财物,等拿下来,自己也好多分些。至于手下弟兄的死伤,金四毫不在意,后面再招募几个就是。他对自己有信心,以自己的身手,断然不会有事。

突然,一个黑影朝着自己飞来,金四下意识的将手中木盾抬起,心中一喜,木盾传来的触感,应该是挡住了。紧接着,胸口莫名一疼,金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低头一看,箭支贯穿了木盾,狠狠扎进他的胸口。金四大骇,这么远的距离,如此力道,这得是什么样的强弓?

呼吸越来越困难,金四用力捂住伤口,他不想死,想等着战事结束,师父能够带他回去救治。他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挡住了,为什么还是这样的结果。

孙宇毫不停歇,对着山头冲下的一众水匪开始了点杀,一口气射杀了七八个。

“射!”眼看着水匪进了六十步的范围,孙宇一边张弓搭箭,一边瞄准了中间一个头领模样的人,正是胡汉三。

十数支弩箭朝着冲来的水匪飞过去,对于这些未着甲的目标,弩箭的杀伤力巨大,瞬间队伍最前面的数人倒了下去。骑兵毫不停歇,射完就开始装箭支,装好就朝着最近的目标射击。

在队伍中间的胡汉三看得清楚,这还没交战呢,自己这边已经折损了十几名好手了,但是事已至此,再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嗖~”孙宇瞄准胡汉三放出一箭,也不管结果,直接提起马槊,准备近身战。

胡汉三看见一丝黑影,顿时头皮一惊,整个身体一缩,鎏金大刀挡在身前。

“叮”的一身脆响,胡汉三暗道一声好险,差点自己就交代在这了,大刀传来的力道,明确告诉他,这身皮甲挡不住。

“诸君,随我冲杀!”孙宇看见先头敌军已经来到官道上,可以发挥

四灵宠闻言退出,以灵傀组成的周天大阵立即向前冲去,企图接应。不等四宠完全退出,朱鹤的红冠中,射出一道红光穿透数只傀儡,直奔龙崖而去。

尽管龙崖见机侧身躲过,还是被红光射穿蝶翼。翼上立即出现红色的毒素蔓延,整片蝶翼顿时被染红。龙崖一个踉跄,小焱忙一爪抓住他的龙尾,将他带出周天阵。

又一道红光奔向桂腾,无数藤蔓层层叠叠,企图挡住红光呼。忽然,疾飞中的桂腾面色一变,红光从他的胸口射出。不等桂腾倒地,小武蛇尾......

技师抬起头,眼睛从老花镜的上方看着汤鹏飞说道:“这位汤先生说得对,我们这里的钻石品质,你在国内出相同的价格绝对买不到,不包括海关要附加税收,关键运到国内的钻石已经被这里的经销商筛选过了,品质好的都被留下了。接下来我再为你们介绍‘4C’最后一个指标,就是钻石的纯度,纯度是衡量钻石好坏一个很重要指标。钻石结晶于地球深处,历经亿万年的地质运动,其内部难免有杂质、一般用10倍放大镜可以清楚看到。钻石的纯度大致可以分为无瑕(FL)、内部无瑕(IF)、非常微瑕(VVS)、微瑕(VS)、小瑕(SI)和重瑕(L)五档,VS纯度的钻石在十倍放大镜下仅能看到钻石含有少量杂质,当然肉眼是无法看到的,因此VS可以作为钻石纯度的首选,价格中档也比较合理,当然如果你对纯度要求较高,VVS纯度钻石也是可以选择的。”

“这位技师讲得太好了,让我增加了对钻石的了解,那我就来一个50分左右的吧,也不能比秦总买的钻石大,我的钱也没有秦总多,就买个小的吧。”曹亚韵说道。

“钱的问题我们先撇开不谈,还是要买一个称心的钻戒为好,毕竟来到拉斯维加斯买钻戒也是机会难得,特别是有这么专业的技师帮你选购,更不要错过良机。”汤鹏飞说道。

“汤鹏飞说得对,那就请这位技师帮我们各选一个吧。”秦志刚说道。

技师经过一阵筛选,在铺满钻石的黑色丝绒布盒子里,用放大镜仔细挑选出了两颗钻石,说道:“这颗是83.56分,色泽是H,切工极好,纯度VVS,裸钻价格是2万美金。我为这位女士选的这颗钻石是50分,色泽H,切工极好,纯度VS,裸钻的价格是1.2万美元,戒托我们是用铂金制作2千美金一个,外加手工制作费2千美金。具体的价格你们可以与牛老板商定,这是我从专业角度来推荐的,希望你们喜欢,谢谢。”

曹亚韵说道:“在价格上是否还可以再优惠点,我卡里的钱已经不多了,还有很多东西要买。”

牛老板说道:“既然是汤鹏飞先生带来的客户,我们一定会以最优惠的价格给你们的,在我们这里买的钻石你们尽管放心,以后你们要退还给我们,扣除手工制作费,我们可以原价回收,这是两颗钻石的鉴定证书和我们的售后服务保证书。”

牛老板说完把两份书面证明分别推到了秦志刚与曹亚韵的面前。

“既然是国内来的客人,又是我带的旅行团,牛老板就看在我的面上把手工制作费2千美金就免了吧,大家也不是为了省几个钱,就是图个缘分和开心吧。”宁红在一旁说道。

“既然宁大姐发话了,我也就没什么话可以说了,把两个戒指的手工制作费全部砍了,至于加工钻石技师的费用我另外想办法来解决,也不能让加工戒指的技师们白忙乎了。”

“好,你这位牛老板是个爽快人,那就这么定了,两个戒指直接涮我的卡。”秦志刚说完从西装口袋里摸出皮夹,从里面抽出一张黑色的银行贵宾卡放在桌上。

“哦,谢谢秦总,到底还是秦总疼我,小女就在此谢谢秦总的关心了。”曹亚韵说完眼睛看着汤鹏飞。

汤鹏飞会意地对曹亚韵笑了笑,慢慢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一张美国信用卡放到牛老板面前说道:“牛老板,这两位都是我尊贵的客户,这个账就由我来支付了,谢谢。”

牛老板把秦志刚刚才放在桌上的那张卡推回到了秦志刚面前,说道:“先生,你把这张卡收好,既然汤先生说了,就涮他的卡吧,汤鹏飞先生一向仗义,结识了很多朋友,也是我们的老客户了,你们在此稍等片刻,大约喝杯咖啡的时间20分钟左右,我们立即把这两颗钻石送到后店去加工,很快就会把崭新的戒指送到你们面前。”

牛老板说完拿出几十个指套,帮助曹亚韵测量无名指的戒指尺寸,说道:“这位女士的手指又白又嫩,我帮你量一下戒指环的尺寸,这位先生是为儿子的女朋友买的求婚戒指,我就把尺寸稍微放小一点,我们出品的钻戒指环都是用铂金制作,如果尺寸上有变化,你们回国后在珠宝商店重新焊接加工一下很方便的。”

曹亚韵高兴地伸出右手的无名指让牛老板测量指环的尺寸。

牛老板说道:“不,按照西方人的习惯,女人应该把钻戒戴在左手无名指上,人们普遍认为左手是被神亲吻过的一只手,能给女人带来幸运和爱,而无名指则与心脏联系最为密切,因此有于心相连、爱情之脉的寓意。”

曹亚韵听了赶紧缩回了右手,将左手伸到了牛老板的面前,牛老板顺手在曹亚韵的手上抚摸了几下,然后换了几次测试指环,定下了曹亚韵钻戒指环的尺寸,写在一张白纸条上递给了技师。

技师拿着两颗选好的钻石放在一个小托盘中,推了下老花眼镜,迅速走向后面的加工车间去了。

秦志刚如释负重舒了口气,点燃了一支烟说道:“今天购买钻戒比我预计的要顺利得多了,曹亚韵啊!刚才汤鹏飞先生说还要增加购买50套阿巴克公司计算机主机的事情,你回去后与项目推进组的人沟通一下,我也在适当的时候与张志宏谈一下,既然我们已经决定采购阿巴克公司计算机产品了,买100套还是买150套差别也不大,汤鹏飞提的要求也不算太高,我看可以考虑。汤鹏飞先生你也不要着急,这事情等我们回去后就抓紧落实,关键是阿巴克公司确实要把质量提升上去,其他问题都是可以协商的... ...”

20分钟不到,技师拿着两个红色的首饰盒从店内的加工车间出来,分别将两个首饰盒分别放到秦志刚与曹亚韵面前,秦志刚打开面前的首饰盒;一颗大钻石镶嵌在一群小钻石围绕组成的心形中央,在射灯的照射下发出璀璨耀眼的光芒。

技师说道:“我将这颗钻石镶嵌在心形图案中央,

狭小的暗巷里,浑浊,肮脏的绿色垃圾桶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地上也流淌这不知名的液体,五颜六色的颜色夹杂在一起,斑驳又鲜艳。

顺着地上红色的液体找去,在垃圾桶旁一个破旧的纸箱子里不断流出暗红色的液体。

纸箱里一个血淋淋的头动也不敢动的躲在里面,暗红色的血不断从下颚的脖颈里淌出。

"等我回去,恢复过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这些天师的!"降头师目露凶光,充满咒怨的恶狠狠道。

"我一定要把你们一个个丢进蛊虫里,看着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嘿嘿嘿,咳咳!"一想到那些天师在蛊虫的撕咬,吞食下那种表情,降头师情绪高涨,完全忘记了自己此时还身负重伤,放肆大笑牵扯伤痛,不由得咳嗽起来。

"你能不能逃走都是一个问题,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苍老干涩的声音自纸箱后穿来。

还活在畅想里的降头师当场呆滞,他怎么也想不到那群天师怎么会这么快找到这里,他分明已经把自己的气息藏匿的几乎没有,可是再仔细感受身后来人,一股阴气明显不是天师他们身上的气息。

见降头师没有反应,苍老干涩的声音又道:"别躲了,我知道你躲在那里。"

明白自己已经暴露,知道自己跑不掉,降头师反应也极其迅速,当下从纸箱中飞出,借助纸箱作为掩护,直向来人的脖子咬去。

纸箱飞起挡住那人视线,降头师看着就要咬住的脖颈大喜,不管怎么样,只要把这个吞食掉,补充自己的血气,那么自己或许就有可能逃出去。

“嘶啦”一声,纸箱直接被抓穿,一只手牢牢抓住降头师。

降头师一脸惊慌失措,不断挣扎。干瘦老人慢慢加大手上的力道,降头师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感受老人不屑地鄙夷道:“没用的东西!”一下将降头师甩在墙上,“砰”地一声,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地上的降头师大口的呼吸着,一动也不敢动,这个干瘦老人实在太让人恐怖了,虽然自己身负重伤,但也不可能会被人仅仅一只手就死死压制自己。

恐惧,绝望布满心头。

干瘦老人似是看出了降头师内心想法,发出“桀桀桀”般的怪笑声:“不用害怕,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降头师疑惑道:“为什么?”

“桀桀桀,只是想让这个世界更加混乱,怎么样要不要,桀桀桀。”

降头师犹豫了,半响没有说话。虽然他的确很像逃出去,但是面对一个来路不明的人,他还是有点不相信。

干瘦老人显然有些不耐烦道:“怎么,不愿意,如果我想杀你,刚才你就已经死了。”

这点倒是降头师反驳不了的,刚才干瘦老人的确可以解决自己。

“好,但你要怎么帮我。”降头师终于下定决心,被利用又怎么样,只要自己可以报仇,可以把那些该死的天师踩在脚下,只要可以让他做到,他甘愿成为别人的走狗。

“不急”干瘦老人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的混球,混球好像是活的一样,不断蠕动,扭曲。然后干瘦老人将混球放到了降头师头上,黑色混球慢慢融入降头师仅剩下的头颅中。

在这过程中,降头师面部扭曲,嘴巴发出嘶哑的叫声,眼珠,舌头,头发全都脱落下来,光看这些就明白降头师经历了多大的痛苦。

“好了。”

干瘦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倒退回黑暗中,消失不见,

此时降头师只感到源源不断地力量从黑色混球中流出,肉眼可见地黑色气息从降头师头颅中散发出来。

降头师癫狂地大笑心中暗道:“哈哈哈,你们这些臭道士,我还要多谢你们啊,待我重塑肉身,我一定会去找你们,登门拜谢地”表情忽然狞笑:“然后砍下你们地头,做成头蛊。”

降头师瞬间化成一道黑色地直线消失于黑色地夜空中。

现在的他虽然恢复了不少力量 但还是太虚弱 正面对上天师的话,动起手来还是自己吃亏,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赶快逃离这里,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恢复,到时候再去找他们算账。

蓟门多警,请召大猷、继光专训边卒。的想法,不强迫,不逼迫。尽自己的努沙曼道:这里?老实和尚道:这这计谋无疑是成功了,你是不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您才是男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单锤异世行

沐阳潇潇

单锤异世行

人生若初

单锤异世行

红街咖啡

单锤异世行

汶滔滔

单锤异世行

林家成

单锤异世行

孤木星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