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另一种“真相”》。

谁知司空摘星还没有摔在地上突生命中所有的一切全部关在门外

“他死了?”

“杀人灭口。”

“至于吗?”

“我们都小瞧这个金曦了,这个小丫头不仅精于算计,而且心肠还够狠,连自己人也可以说杀就杀。”

“这一点我老早就看出来了,从她设计这辽沈路33号的鬼楼开始,诸此种种都足见其歹毒,简直就是个妖女。”

“眼下有三个关键线索,第一是那个秦烨,他是唯一一个知道事情原委的人,只可惜他应该不会轻易开口;第二是金曦的合谋者,那个女尸是个关键人物,除了她之外,对面的黄伟,也是知情人,但是一死一逃,线索也就断了。”

“那第三个就只能是这个鬼楼最初的设计者了。”许倩说道。

“尽管他还没有漏出马脚,但是整件事情自始至终都是串联着的,三个人缺一不可,现在金曦已经知道我们的意图,你觉得她会怎么做?”

“丢车保帅。”

“没错,这样一来,这第三个人便浮出水面了。”

“医院!”许倩立马想到了医院,“秦烨可能有危险。”

窗外 阴雨蒙蒙,那颗老槐沙沙作响,几簇枯枝抓擦着玻璃窗户。不知哪床的病人死了,住院部楼道深处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嚎。

午夜,病院死沉无声,发酵的药味不时从楼道传来,风雨扑开窗户,雨星潮气袭来,寒意无限。秦烨隔壁的“103床”的老者突然病情加重,当夜就被送往抢救室。

“104,该输液了。”一个护士推着一辆小车进来。

许倩好梦姐坐在一旁,时刻关注着每一个进来的人的一举一动。这时,秦烨忽然起身,发了疯似的抓着护士的手臂不放,央求的说:“救救我,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救我,我还有很多事没办,我不能死啊!”

许倩很是吃惊,这段时间以来秦烨一直沉默,几乎没有说过话,他眼神流露出绝望和哀求的神色。

护士安慰道:“放心,你的病情还很稳定,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救治每一位病人。”

梦姐看了许倩一眼,她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给了她一个眼神,叫她提防着那个护士。从秦烨反常的举动来看,他一定是发现危险迫近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这应该是秦烨给我们的一个求救信号,如果不是面临危险,他不会做出这种反应,他这是在告诉我们,这个护士有问题,他知道,唯一可以救他的只有我们。”梦姐心里已经看清了一切。

“这个护士输液的手法还很生疏,一看就是刚从卫校里出来的新手,这样的新人是不会安排到住院部的。”梦姐学医出身,对医院的规章制度了然于胸,这个护士,此刻已经是她眼中的目标。

这时候,许倩和梦姐故意双双起身,出门而去。那护士见状,立即狡黠一笑。只见她取来一支针管,套上针头,慢慢向输液管靠近。

“梦姐,她要干嘛?”

“只需在血管里注入两毫升空气,就可使秦烨的血压在三分钟之内降为零。”梦姐说道,“杀人于无形。”

隔窗看去,秦烨躺在床上,一旁的点滴药剂已快输完。

“就是现在!”

说时迟,那时快。梦姐瞅准时机,那护士的针头已经插进了输液管,只需轻轻推下针管,秦烨便一命呜呼了。然而,就在此时,许倩与梦姐破门而入,梦姐手指上一粒石子蓄势待发,乘着那护士被开门惊愕之际,石子准确击中她的手指。

“啊”的一声,那护士吃痛喊道。

“你们……”她大概还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已经被许倩一把扭住了胳膊。

“老实点!”

“小妹妹,姐姐也不想为难你。”梦姐拿下她手里死死捏住的针管,“看你也不像是坏人,做这种杀人灭口的事情一定是受了胁迫,或者是遇到了难事,身不由己吧?别怕,你只要说出事情,姐姐们是不会难为你的。”

不得不说梦姐深谙人情世故,这说话的语气更是如沐春风,那护士一看就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此时已经落入梦姐手里,本该是万念俱灰,没想到梦姐抛出了橄榄枝,她自然千恩万谢,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不……不是我!我是被胁迫的,我爸爸欠了赌债,妈妈得了重病,在家卧床,我需要钱……我是猪油蒙了心,我不想杀人……我真的……”

“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许倩厉声喝道。

“是……是……陈院长!”

“陈院长?哪个陈院长?”

“我们医院的陈院长,他是我们的执行副院长,是她要我这么做的,说绝对不会被发现,事成之后还会给我一大笔钱,还要帮我妈做手术,我……”

“好了,我知道了,你走吧。”梦姐不动神色地说道,“这件事你谁也别提起,不然……”

“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说的,我保证!”

许倩叫那护士拿出手机,检查了一遍,说道:“你给陈院长打电话,告诉他顺利完成任务。”

“好,我马上打!”

那护士接过电话,颤抖着手指播下一个号码,接通之后,对方没有任何回应,护士深吸一口气,说道:“陈院长,我——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事情办妥了。”

对方还是没有回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看来金曦背后的人不简单啊。”。

  那种哭,绝望的让人心碎。

  自此之后,没有人再说话了。

  大伙的心都像死了一般。

  莫须眉被带走了,廖迎春被带走了。

  所有天云一队的弟子们一个个的从叶枫身旁走过,被送去了怒云峰的天牢。

  那些保守派的弟子们有人还在讥讽,在嘲笑,说着‘天云宗早就完了’的废话。

  叶枫没有动。

  整个世界,仿佛都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而冷秋,韩不易似乎也没有要抓叶枫的意思,他们冷冷的看着全场的人群散去,转身离去,唯有夏天生在所有人都走光了之后,缓缓的迈着脚步,走到了叶枫的面前。

  “叶枫……嘿嘿,爽么?”

  这句话,夏天生在训练场上问过叶枫无数次,但没有一次像今天这般让叶枫心痛。

  叶枫痛的,不是夏天生这张贱嘴,而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割着他的心。

  怎么办?

  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还能怎么办?

  夏天生还在继续:“呵呵,怎么了,不说话了?是不是看到了我的血凰枪,害怕了?不用怕,它很锋利,半个月后我会用他在你身上刺穿一百个窟窿,保证一点儿都不疼!”

  半个月后。

  还有半个月后的那场生死比赛。

  还有意义么?

  自己能赢么?

  或者说,自己敢赢么?

  “哈哈哈哈,叶枫啊叶枫,从你遇到我的那一天,就注定要被我踩在脚下,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本事,但我告诉你,半个月后你死定了……”

  夏天生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就像一个变态,喜欢折磨对手,要看着叶枫在恐惧中灭亡:“我实话告诉你,你要是敢跑,我就杀光天牢里你的朋友,你要是敢伤我,我照样杀光他们!半月之后,我要你在所有人的面前跪着向我认输,这样或许我还能放他们一条生路,哈哈哈哈,记住了,半个月后,我等你哦!!”

  夏天生走了。

  留给叶枫的,是一个几乎无解的死局。

  这一刻,天云广场上的风,是那么的刺骨冰凉。

  ……

  叶枫回到了落云峰,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整整一天,没有出来。

  屋子外面,孟沧行,骨头还有黑球儿默默的蹲在外面,也守了一天。

  落云峰,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寂寥凄凉。

  一直到了晚上,黑球儿终于忍不住了,在地上用爪子划拉出了几个字:

  “主人……很难过……”

  废话。

  能不难怪吗?

  孟沧行完全知道叶枫此刻正在经历什么,他有点忍不住了。

  他心疼叶枫。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就要去承受绝望,就要去面对死亡,而且这一次,没有人能够站在叶枫身边,这太沉重了。

  “骨头,你说我要不要去跟那小子聊聊……”

  “汪呜~~”

  结果骨头一个大白眼子就甩了过来:“有你啥事?”

  “靠,你这笨狗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

  结果骨头看向了黑球儿,后者懂了骨头的意思,用爪子在地上又写了几个字:

  “同情使人软弱,孤独成就坚强!”

  卧槽!!

  老孟懵逼了。

  你特么的还是一只文化汪呢?这鸡汤,太肥美了。

  骨头一甩头上的几根金毛,这回用眼神就可以鄙视老孟了:

  “没文化,狗都看不起你!”

  而就在一人一狗一耗子继续盯着叶枫的屋子发呆的时候,院子外面,突然飘来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哇!!

  三位的眼睛都直了。

  有美女!

  ……

  屋子里,叶枫真的很难受。

  这种难受,来源于前后都没有路的迷茫,天云首座们被控制,王猛等人被囚禁,天云宗的命运已经不可改变,而自己即将要在半月后的死斗之中殒命。

  跑,不能跑;胜,不能胜。

  败,是死;就算赢了,也只是跟着大伙一起再死。

  仿佛唯有死亡,才是叶枫如今唯一的路。

  这还怎么玩?

  他现在的局面,比过去八年里的任何时刻都要艰难的多,明明必死,却还得强撑着往下走,换了别人早就崩溃了。

  整整一天,叶枫都陷在这种无解的情绪中,难以自拔。

  这是一个正常的十六岁少年难以逾越的砍。

  如何在绝望之中挣扎,如何在死神面前起舞?

  叶枫找不到答案。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叶枫意想不到的声音:

  “叶枫,你出来一下。”

  恩?

  这个声音清冷如冰,没有温度,太好认了,叶枫一下子就听了出来:

  “云芊芊?”

  她怎么来了?

小马道:他想挨揍,现在已挨了:有些是多少人?小翠道:不少

王褒字子渊,蜀人也,宣帝时修武帝故事,讲论六艺群书,博尽奇异之好,征能为《楚辞》九江被公,召见诵读,益召高材刘向、张于侨、华龙、柳装等待诏金马门。神爵、五凤之间,天下殷富,数有嘉应。上颇作歌诗,欲兴协律之事,丞相魏相奏言知音善鼓雅琴者渤海赵定、梁国龚德,皆召见侍召。于是益州刺史王襄欲宣风化于众庶,闻王褒有俊材,请与相见,使褒作《中和》《乐职》《宣布诗》,选好事者令依《鹿鸣》之声习而歌之,时汜乡候何武为僮子,选在歌中,久之,武等学长安,歌太学下,转而上闻.宣帝召见武等观之,皆赐帛,谓曰:“此盛德之事,吾何足以当之!”褒既为刺史作颂,又作其传,益州刺史因奏褒有轶材,上乃征

周朴的突然出现,让两个小家伙都精神了起来,食人草一副委屈的模样,跑去狂舔周朴的鞋子,黑猫却自持身份,居高临下地望着下面,用爪子给自己抓抓痒。

可是等周朴拿出一大块牛排,香味浓郁的飘散开来,黑猫就再也不能淡定了,他在这里已经饿了很久了,虽然一直睡觉没什么体力消耗,但闻到肉味也馋的不行。

食人草七八张嘴巴都张得大大的,就像嗷嗷待哺的小鸟争着等喂食,周朴查看了下周围,那些果树,除了掉了几块树皮其他完好无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另一种“真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孤刀配剑

不披马甲太销魂

孤刀配剑

张围

孤刀配剑

特别白

孤刀配剑

严七官

孤刀配剑

烽火烟台

孤刀配剑

清风莫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