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转眼就成了司空家半个女婿》。

三个人正惊奇地观望,仪坤州小城的大门吱哑哑开动,由门内冲出两列全副武装的军士。

军士出门以后,又快速向两方分开,相向筑成了两列人墙,静候来客。

敌鲁想,契丹人可从来不玩这一套把戏,平妹这是在搞什么名堂。

这时,之间一名女子款步由城内走了出来,步态优雅高贵大方。

众人举目观看,全都是一惊。

那出来迎接众人的女子,分明就是述律平。

没有想到,过去疯疯癫癫的述律平,现在竟然脱胎换骨了,变得雍容华贵,令人肃然起敬。

康默记看到,述律平身着一身白色绸服,发呈云鬓,俨然中原大家闺秀装束。

述律平面带微笑,亭亭玉立,落落大方,让人感到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威严。

阿古只催马向前,大声喊道:“阿姐,你这是搞的什么名堂呀,还穿着这种稀奇古怪的衣服,神秘兮兮的,好生让我不自在。”

述律平严肃地说道:“阿弟,往后看到仪仗就要下马,这是礼节,懂吗?”

阿古只自然不懂,高叫道:“你从哪学来的这些狗屁礼节,我来姐姐家看姐姐,管他什么礼节。”

述律平不再理会阿古只的胡闹,抬头望去,只见康默记早已下了马,心中想到,这康默记是蓟州人氏,果然懂礼。

这时,敌鲁和老古也已下马。

述律平一改以往的卤莽,更不与众人欢呼问候,侧转身子,庄重地将手掌平举,指向城内,做出了让人进城的手势。

康默记已经认定,述律平绝对遇到了高人。

几人进了城,被述律平领到一个建造华丽的楼前。

康默记仰头看到,门额上悬挂着一块横匾,上书“凤仪楼”三字,显然与那“仪坤州”三字出于一人手笔,楼名和城名相互对应,暗示此楼的主人是女性。

几个人被述律平让进了凤仪楼内。

述律平最后一个进了门,将身后的门一关,立即恢复了昔日的做派,与哥哥、弟弟、老古热烈拥抱,大声埋怨道:“你们谁都不来看我,我都快憋闷死了。”

述律平最后转向康默记,得意地问道:“军师,你说,我这仪坤州筑的咋样?”

康默记叹道:“你身边一定有了高人,这人的筑城本事可远在我之上呀,能否让他出来,与众人一见呀?”

听了康默记的话,述律平先是一怔。

述律平实在没有料到,康默记竟然当众承认不如别人,顿时令她佩服康默记的心胸开阔。

述律平镇静了一下,说道:“不过一个下人而已,哪能与军师的才华相比。”

述律平嘴里虽然如此答复,心中却美孜孜的舒服,吩咐下人道:“去叫韩知古一同来用餐吧。”

述律平的话音刚落,康默记顿时一惊,慌忙站起身来,失声道:“原来是韩知古在此,

“那这两世洞天该怎么用?”季辽收敛了心神,直视着玄甜问道。

“很简单啊,现在这个两世洞天乃是无主之物,你取下一截骨头,把两世洞天搁置在身体里,已血液温养,使其与自身血脉相融,让两世洞天成为身体的一部分,然后你自己就能知道怎么驱使这样宝物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啊。”玄甜回道,顿了顿又道,“别看这两世洞天难得,不过终究还是个储物法器么,想要将其炼化很简单的。”

“嗯!”季辽应了一声,抬手一挥,......

郝生意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我们随便在这里说什么,都不怕

“十一万,”徐青脸色有些不好看,“人家最多已经给我报到了十一万,到了江老板你这里就只能看到一万块,江老板,你这是把我当棒槌了?”

江远面色淡然,“徐先生,生意嘛,谈出来的嘛,不要急眼嘛。”

“我再加一千,一万一。”

“既然江老板拿我打趣,那我也没必要待下去了,”徐青把菩萨像收进包里,起身就要离开。

江远却是忽然叫住了他,“我要是猜得不错,别的古玩店,都不愿意和你做生意吧?”

“好了,咱们认真谈,”江远竖起五根手指,“最多三万,不行的话就算了。”

徐青面色纠结,终于是一咬牙,把菩萨像又取了出来,“江老板,其实我骗了你,这东西是我背着我爸偷偷拿出来卖的。”

江远嘴角翘起一抹笑意,这菩萨像完全没有光芒,显然已经被掉包了。

“三万就三万,但你不要让别人知道了,不然我爸会揍死我的。”

江远笑着点点头,直接进里间拿了转让合同,等徐青签字之后,江远忽然道:

“我看徐先生包里似乎还有东西,不妨也一起拿出来看看?”

徐青脸色有些不太正常,“没有,就是件衣服。”

江远忽然起身道:“我一会儿打算去请几个朋友一起鉴赏,不如这包也一起给我算了。”

徐青脸色极其不自然,“这可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江远忽然狞笑着起身,“难不成是包里还有什么东西?”

“没有!”

徐青有些慌了,“你把钱给我,我还有事先走。”

里间,正在看电视的两个兄弟走出来,直接挡在了门口。

江远冷着脸,一把扯过了背包,打开一看,一尊一模一样的‘大势至菩萨像’正好在里面。

“好啊,给我玩儿偷梁换柱这一套是吧?”

江远看向那两个兄弟,“这人是个骗子。”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江远吩咐了。

两个兄弟直接把徐青拖出古玩店,就在雨里狠狠揍了他一顿。

徐青却还拼命地爬起来,不断扒拉已经关闭的店门。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还给我!”

话音刚落,装了三万现金和那尊假菩萨像的背包被江远扔了出来。

徐青的脸色顿时变得狠厉,“江远,你给我等着,我聚财典当行不会放过你的!”

江远看着雨中歇斯底里的徐青,心里痛快极了。

不仅出了口恶气,还捡了个大漏。

片刻之后,莫师傅回来了。

他原本还生着气,可一听江远说完后面的事情,他顿时就乐了,“果然,他们聚财典当行的人就会耍这些伎俩。”

说完,莫老又兴冲冲地跑到博古架边上,开始欣赏这尊‘大势至菩萨像’。

聚财典当行。

徐雍刚花几百块收了件价值数千的瓷器,正处在兴头上。

下一瞬,就看见浑身湿淋淋的徐青推门进来,他脸上满是淤青,走路也一瘸一拐的,刚要张口就疼得龇牙咧嘴。

“你怎么了?”

徐雍连忙放下瓷器,走上前去拉着徐青看了看,脸上满是怒气,“哪个混蛋敢打你?”

徐青咬牙在椅子上坐下,“万宝楼的老板,就是那个叫江远的小子。”

“我拿着那尊‘大势至菩萨像’去了他店里··”

徐雍顿时明白过来自己儿子肯定又去‘做生意了’,连忙问道:“他发现自己上当了,所以打了你?”

“不是,是我被那小子坑了。”

“什么?你反倒被他坑了?”徐雍满脸不敢置信,“快和我说说事情经过。”

徐青把事情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眼神里也满是疑惑,“现在想想,那小子一开始的表现就不对,感觉像是从我进门开始,他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似的,感觉他一直在戏弄我。”

徐雍冷哼一声,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似的,“价值十几万的大势至菩萨像,他花三万就拿去了,不可能!”

“这件事情你别管了,我来处理,你先把伤养好。”

徐青满脸狠厉,“终日打鹰,今天居然被鹰啄了眼睛,我不会放过他的。”

“爸,我有个主意··”

徐青忽然眼前一亮,“咱们不是有一件镇店之宝嘛,你别看朱大伟、侯伟民那些人表面上说不和我们做生意,可暗地里肯定对咱们的镇店之宝关注着呢。”

“咱们就说有意出手这件东西,到时候把他们都邀请过来,顺便把那小子也请来。”

“然后咱们前段时间不是有个博古架被白蚁蛀坏了,砸烂了那么多瓷器。咱们稍微粘一粘,到时候就放在那小子旁边。

“到时候想办法让他撞到架子,那些瓷器一摔··”

徐雍和徐青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让那小子赔!!”

“对,赔得他身无分文。”

··

两天后。

张楚红忽然和王斐结伴来找江远。

江远也察觉到刘诗琪看她们的眼神不太友善,干脆把她们约到不远处的咖啡厅里。

虚空在那黑芒之下瞬时被撞破开来,发出一连串的轰轰爆响,就仿佛是正有一座数千万丈的山峦从虚空落下一般,一股无与伦比的磅礴威压向着哀荷便撞了上去。

哀荷眸子微微一缩,不敢怠慢。

拂手一挥,一片青白霞光立时在她掌中喷涌,在虚空一凝,一个盛放的莲花虚影霎时凝成,径直挡在了那道黑芒之上。

“轰!”

二者撞在一起,莲花虚影霎时爆碎,竟是承受不住那黑芒的重击,化作漫天灵光纷飞落下。

不过,撞破了那莲花影子,黑芒激射的势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转眼就成了司空家半个女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魔灵封神

简雁北

魔灵封神

炖肉大锅菜

魔灵封神

迹奇

魔灵封神

咖啡色的团子

魔灵封神

初九哥

魔灵封神

藤萝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