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挪窝》。

身形一转,挥手一掌指向孤桐道你们现在已经可以决定一件事了

叶风流的眼前是一潭碧绿的湖水,水雾弥漫间一个曼妙的身影正在湖水里随波浮沉,好一副让人目眩神迷的美女出浴图。

  在湖中沐浴的正是多萝茜,不过让叶风流吃惊的不是裸着身体美得让人不能直视的这位人造美女,而是湖畔那气势磅礴、美轮美奂的那处庄园。

庄园占地足有百亩大小,亭台楼阁都是实木打造,其间点缀着似锦繁花,奇鸟异兽穿梭其间,好一副人间仙境的气象,对着小湖的庄园大门上有红花和绿叶巧妙构成的牌匾,中间的红花组成了三个大字,“神徒村”。

  就在叶风流看着神徒村发呆的功夫,一个甜甜的声音在叶风流身前响起:“欢迎主神降临。”说话的正是多萝茜,显然她已经发现了叶风流,当然叶风流如今就像一个发着刺眼光芒的大灯泡,想让人不发现也难。

  叶风流当初将多萝茜收进自己主神空间前曾忽悠过,说自己就是救她脱离苦海的主神,所以如今多萝茜这么称呼叶风流倒也没觉得意外。

  “多萝茜你好,”叶风流马上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假装对此刻多萝茜的样子视若无睹,“这个神徒村是你建设的吗?能够在三十多天就建设出这么漂亮的村子,你的表现真是超出我的意外啊。”

  “三十多天?”多萝茜脸上现出了一丝幽怨,轻咬着嘴唇泫然欲泣道:“主神,虽然我在这里真的是自由自在,可是已经三十二年过去了,你从来没有出现过,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我遗忘了!”

  “什……什么?”叶风流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这才意识到自己错了,原来主神世界里的时间和自己现实中的时间是不同步的,有道是“天上一日,人间一年,”指的就是这个状况了。

  “三十二年……”叶风流呆呆的重复着这句话,嘴张得老大。心中暗道:“三十多年了吗?这个多萝茜怎么变得比以前还漂亮了?对了,她是人造人来着……”

  “主神,能允许我先穿上衣服吗?”就在叶风流胡思乱想的时候多萝茜幽怨的声音再度响起。

  叶风流终于回过神来,干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大手一挥,“你去穿衣服吧,一会来村中议事厅,我有事找你。”

  叶风流说完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了多萝茜的面前,在自己的主神世界,他只要一个意念就可以到达任何地方,此刻他就一个意念过后出现在了神徒村中的议事厅里。

  说是议事厅只不过因为屋子的大门上挂了有“议事厅”三字的牌匾,看屋子里面的情况,叶风流可以肯定这里就是个画室。

  看着几乎摆满了屋子的画板上那一幅幅栩栩如生的油画,叶风流有些恍惚。因为很多的画板上都画着他的容貌,或调皮或庄严,还有几幅竟然是他和多萝茜相拥、接吻甚至亲热的镜头。

叶风流可不记得自己和多萝茜有过这么多亲热举动,这些恐怕都是多萝茜自己凭空幻想的吧。

  叶风流突然有些后悔选了这里与多萝茜会面,他有心想再换个地方,但一身青色罗衣的多萝茜恰在此时已经红着脸走了进来,一言不发的站在了他的身旁,眼中的火热看得叶风流浑身发麻。

  “呃,”叶风流清了清嗓子终于定下了心神,“对不起,没想到我所在的世界与这里的时间并不同步,这么多年才来看你并不是我的本意。”

“不过你把这里建设得很好,我很满意。这个世界是我的根本,以后我还会陆续带回新的神徒到这里,让你们一起把这里建设得更好,让这里能够成为我在外生存的臂助。”

  “你还会带其他人进来?”多萝茜的眼里出现了水雾,咬了咬牙终于还是说道:“我能提个小小的要求吗?”

  “什么要求?”叶风流疑惑道。

  “别把男人带进这个村子可以吗?”多萝茜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叶风流。

  叶风流楞了下,但想起多萝茜的身世心下释然,心想这个要求虽然有些过分但先答应了也无不可,等以后真要收男神徒再想办法解释就是,于是笑道:“好的,我答应你。”

  多萝茜闻言终于露出笑容,柔声道:“刚才主神说找我有事,不知道是什么事?”

  叶风流终于想起进来找多萝茜的真正目的,他下意识的看了下多萝茜的属性面板,不由得眉毛乱跳,原来这三十多年多萝茜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不过进步的方向真是让叶风流无语。

  原本的被动能力养殖专精高级,种植专精高级这两项已经都变成了宗师级别,主动技能还多了一个绘画专精高级,其它属性却是爷子快要拿下颜家西丹堂了,还是应该关注调配这边的战事为好。”

汉武从:“你是看热闹的还是总理调控的?那种板上钉钉的战事有什么好管,要看就该看事情的关键点,赶紧看看酒香斋的发展。”

汉昌宇心底不服但不敢跟老爹狡辩太多,不过小子把酒香斋的战略地图一调出来都差点被吓到:“怎么会这样?”

战略地图活了。

一千多个酒樽形状的阵法是地图活过来的源头,这一千多个酒樽阵法是很多年前就被构造好的,它们位于地底深处,从平面上看又全部分布于酒香斋境内的湖泊和水系中枢,汉武从和汉昌宇初步都能看出来这些酒樽阵法在同时收集地下的地火和地上的水气,并将它们压缩在酒樽内部,此外酒樽底部明显还有喷射阵法的设计。

真正让汉武从和汉昌宇惧怕的还不是这些酒樽阵法的构造,而是酒樽内部那些隐隐约约的瑰丽颜色,其中被汉武从标注为赤红的是神鬼天酿美酒,血红的是问心酒,暗红的是天地同悲美酒……各种美酒正在交织酝酿并加深浓度。

可以想象未来的场景。

一旦酒樽内部的美酒勾兑酝酿成型,此刻暗淡的颜色将会变成一个个美丽的彩球,而后酒樽将被下方的喷射阵法打上天空,成千上万的酒樽将会布满天空并向下倾倒彩球,彩球爆炸,那个时候整个落狱幽谷的修士都将品尝到酒香斋最珍贵的美酒。

免费的美酒。

就是你得用生命去品尝。

汉武从都摇头:“万樽朝天阵,这个疯婆子。”

汉昌宇明白父亲又正确了,不过小子很快发现问题赶紧指着战略地图里的一个迷你小酒樽:“问题还不止如此,您看这里,爹。”

汉武从还真不会看到这么仔细:“这里怎么了?”

汉昌宇将祖奶奶的灵力气息送入战略地图,地图内便多出了一片如同蛛网般蔓延的阴灵气息,气息覆盖的区域里没有酒樽阵法酝酿。

汉武从很快明白过来。

汉昌宇所指的小酒樽正好位于老奶奶灵力的控制区域,而如果汉武从没记错的话,那个迷你小酒樽原本已经被祖奶奶压制住了。

这意味着什么?

要不然就是祖奶奶的阵法控制力变弱,要不然就是苏玉清的阵法控制能力变强,而结合前面汉越俊和汉越丘传来到情报,苏玉清似乎已经进入了镜阵道。

汉昌宇同样理解了:“看来这镜阵道才是关键,祖奶奶来晚了。”

汉武从没接话题而是看着汉武鼠的情报:“让你武鼠叔加速支援。”

汉昌宇这下都感觉有些棘手了:“从这万樽朝天阵的布局来看,只怕武鼠叔此刻也要受到影响,并且,武鼠叔去了有用吗?”

汉武从走过去:“让他从这条线路进去。”

汉昌宇当然明白:“这里确实是祖奶奶和苏玉清的必争之地,但祖奶奶明显处于下方,万一祖奶奶输了武鼠叔岂不是要死在这里?”

“我不会让祖奶奶输的。”

眼看父亲又要出去,汉昌宇很想猜测:“爹您又要请十三爷爷他们帮忙?”

汉武从略停:“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

汉昌宇:“我只是好奇爹您为什么会想当这个救世主。”

“救世主?”汉武从停下,“怎么说?”

汉昌宇:“我们不过是入侵者,是战争的驱动者,也是掠夺的强盗,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入侵颜家,而颜家和落狱幽谷千丝万缕。”

汉武从皱眉:“继续。”

汉昌宇:“爹,我有个想法。”

汉武从:“说。”

汉昌宇吞了口口水,“我们不该当救世主,酒香斋的苏玉清恰好是个机会,万樽朝天阵就应该释放,到时候整个落狱幽谷都将瘫痪,七八成修士会死掉,颜家无疑是最大的受损者,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不战而胜。”

汉武从:“还有吗?”

汉昌宇:“我们的代价也不是很大。”

汉武从:“就损失一个老太婆,对吧,还是没用等死的老太婆。而录引纤不过是被自己的血魂令弄死的,我们或许还可以借机得到一件灵性宝贝脱离血影宗,对吧。”

汉昌宇不敢回答。

汉武从这次没发火:“阿宇,你变疯狂了。”

汉昌宇依旧不敢说话。

汉武从:“想要灭亡就先疯狂。你不该有这种疯狂的想法。”

汉昌宇:“不过我们也不该当救世主。”

汉武从微叹:“其实我也不想当,但最终计划让我不得不当这个救世主啊。”

“对了,”汉武从笑起来,“这事完全可以利用,你安排阿龙处理吧。”

科都给事中海宁陈与郊者加赠恤。诏赐馆职半赙。

干脆吸了算了,反正牧九州知道的也够多了,不需要隐隐藏藏。

半个时辰后,雷霆少了一些,两人压力也没那么大了。

“王八蛋,老娘弄死你!”

李浮尘还以为牧九州骂自己,结果见她直接化出原形,一爪提剑,逆流而上。

  【鸠罗·迦叶】将二者相互印证,开创出佛门密宗的武道一脉,大雪山大灵寺传承下来有拳法、手印、轻功、心经、神通等共三十六门绝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挪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武侠流浪记

青灯伴魔

武侠流浪记

后方高能

武侠流浪记

炖肉大锅菜

武侠流浪记

乘风而上

武侠流浪记

说一不贰

武侠流浪记

太白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