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岳阳楼记》》。

丁灵琳眨着眼,道:“你觉得他吓了一大跳,把的我魂都吓掉了

“你……”

盯着这少年,舞倾城目光幽寒,堂堂金甲战将的大公子,何以无耻到这般地步。

“我什么?今日你既然来了,那便留下吧,这金甲战将府可不是由你随意往来的!”将舞倾城上下打量着,一抹贱兮兮的笑意瞬间在其眉宇间浮现。

此话落下,这少年右侧的男子直接踏出一步,一股凝元五重的威压顿时爆发,这等威压袭来,直逼舞倾城,虽然不能将舞倾城重伤,但却可以将其镇压!

只是这威压落下的那一刻,杨老骤然出手,然而,那等威压下,杨老的身躯也是微微一颤,同为凝元五重,可杨老的境界只不过是小成而已!

“真是不自量力,就这也敢来我金甲战将府,当真是作死,既然我家公子看得上你,便是你的荣幸,今晚,你便侍寝吧!”那身穿战甲的男子话落,便欲向着舞倾城擒拿而去!

只是这一幕,太过疾速,倒是超出了秦炎的预测,他本以为对方会再不要脸的矜持一会,竟是没想到对方竟是这般急不可耐!

果然美色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怨龙毒出自你金甲战将府吧!”

正在那老者认为必将舞倾城几人镇压之时,秦炎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森寒的冷意,这话语响起,那出手的男子身躯轻轻一颤,神色更是惊变不已!而舞倾城和杨老身躯则是猛然一直,一双瞳孔目不转睛的盯着秦炎,显然,秦炎的话语让他们都是错愕不已。

怨龙毒出自金甲战将府,这怎么可能!

他们与金甲战将府可没任何交集,更何况舞老家主从未走出过舞府,又怎会是金甲战将府所致中毒!

“小弟,你是不是搞错了,家主所中之毒怎会出自金甲战将府?”杨老轻轻揺了揺额头,错愕道!

“这只能说金甲战将府打的一手好牌,一石二鸟,果然不错!”秦炎轻笑一声,虽未将此等谋划具体道出,但凝视着金甲战将府几人突变的神色,舞倾城自是不傻!

“金甲战将府……你们竟敢这般,难道不怕我舞家的怒火吗?”舞倾城冷哼一声,话语中已难以压制内心的怒火!

“舞家怒火?你觉得若是没有你舞家内应,我们能做到吗?不过就算被你知道这般谋划又如何?你还能走得了吗?”但见那少年起身,摆弄着手中的茶具,阴森一笑。

“内应……是谁?”舞倾城开口,想要询问个清楚,只是,那少年却是轻笑一声,“你知道的已经够多了,接下来便该偿还我了!”森笑着,那先前出手的男子右脚一跺,顿时间,一股难以匹敌的气息释放而出,便见那男子犹如魅影般向着舞倾城娇躯抓去!

“小弟,你快走,这里与你无关,请你将此事告知我家族之人,让他们有个防范!”盯着秦炎,舞倾城极力的大喊一声。

只是对于这话语,金甲战将府里的几人皆是轻笑一声,既然来了,又如何能走!

除非死!

“你们太天真了,你觉一个知晓我们谋划的人能活着离开此处吗?那小子必死无疑!”少年开口,阴冷无比,带着极致的坚定!

只是对于这话语,秦炎却是一笑付之,斩杀自己,谁配?

“斩杀我等?你们当真觉得能做到吗?”秦炎话落,直接踏出一步,逐影步顷刻间被施展而出,但见一道寒芒闪烁,还未等那出手的男子反应过来,其身躯直接被秦炎一指洞穿,甚至那伤口处连鲜血都未滴落,便已经气息全无,死的不能再死了!

“嘶!”

望着这一幕,舞倾城以及杨老眼眸深处充斥着深深的错愕,几个月前,秦炎不过开脉境而已,这才几个月而已,竟是达到了这般地步!

这等成长速度,让舞倾城都是深深质疑!

“你竟敢斩杀我金甲战将府人,简直该死!”少年话落,旋即向着秦炎出手,只是其力太过孱弱,秦炎不过一道目光袭来,便是直接震慑住了这少年!

“好强的杀意,这杀意……”盯着秦炎的眼眸,少年一侧的男子身躯都是惊颤起来,更何况是这养尊处优的公子哥!

这样的人也就哔哔叭叭行,若真是战斗起来,只能呵呵一声罢了!

纵使秦炎都说过自己并非什么绝对的良善之内,更何况是对金甲战将府的人。

只见寒光起,一剑照铁衣!

但见秦炎身影幻化,手指抬起,凝指为剑,一道剑气纵横,惊鸿之间便将另一人化为死尸!

弹指一挥间,便是灭敌,这等杀伐让舞倾城都是叹然,至于杨老也是轻轻一叹,曾经的秦炎便是这般,寒山雪池前的一幕幕赫然浮现在杨老脑海内,这一刻,盯着秦炎,杨老眼眸深处只有深深的敬佩!

曾经一个自己庇护的少年,如今成长到这般地步,杨老更是欣慰!

“你……你……”盯着秦炎,少年双腿一软,轰得一声瘫倒于魔法棒的精灵很小气了,谁告诉你一定要走大道了,也就我好,要是别人听到这话,不骂你也会生气。”

煞闪星躲在叶艾尼身后,双眼泪汪汪:"可是,可是你现在就很生气还骂我了。”

大叔咳嗽一声,心虚,不敢再去搭话,调转矛头:“还有你,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有所图谋,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知道吗?就你这样的被卖了还帮忙数钱。

好心提醒你一句,害人之心不可有,也别像她那样连话都不会藏。“

叶艾尼想了想,认真说道:“我相信你不会害我们,那你是对我

们有所图谋吗?”

教不了,告辞,大叔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心肌梗塞。

连锤几下心口,心中的气顺畅了,大叔黑着脸说道;"给我两枚硬币,我带你们去安全营,少说话跟着就是。”

大叔扭头就走,口中小声嘀咕着:“怎么一个天真过了头,一个胆小怕事过了头,真麻烦。”

走在路上,叶艾尼越走越放心,同时也在不断安慰着闪星,因为在他的感知中,自从那些魔气携带者远走开始,他现在已经感应不到魔气了。

早在战乱年代,除了互相争夺地盘的种族,还有一个可怕的物种,魔。

魔无处不在,魔存在每个生灵的心中,杀戮过重会成为魔,满身负情绪会成为魔,自甘堕落也会成魔,大部分魔都是没有意识,只有杀戮本能。

但也有例外,半入魔,以及高级魔人,能够保留意识。

故事书记载,战争年代末期,人们发现魔的严重性,联合起来铲除魔,所有的魔都被驱逐到魔界了才对,因为那是村里唯一一本故事书,自己又特别喜欢,绝不可能记错。

那刚刚出现的半入魔兽人和自己能感应魔气是什么情况?

感应魔气不就说明自己必然和魔有关,一时之间,叶艾尼思绪混乱,他不想成为为祸一方的魔,他还有自己的梦想,他还有一个约定要去完成。

似乎是看出了叶艾尼的不安,闪星紧紧握住了叶艾尼的手,一脸担忧。

叶艾尼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赶忙压下心中想法,他决定了,哪怕成魔,也要去魔界杀魔,入魔前,如果生灵有强烈的执念,那就会保存下来。

叶艾尼笑着示意自己没事,又安慰道:

"安心啦,就算他带我们回去,我们在想办法去弄武器就好了,有了武器,我们的百选赛一定能赢。”

“光找到武器有什么用,”精灵大叔突然插话道:“还要看适不适合自己。”

叶艾尼认真说道:“我感觉这次我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武器。"

“哼,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魔法棒不适合木精灵。”

闪星也毫不客气的说道,自从三枚银币的家产只剩下一枚后,闪星就有些气鼓鼓的。

精灵大叔:......

我招谁惹谁了我,好心提醒一句,结果一个自信,一个跟他有仇一样,惹不起惹不起,大叔长叹一声:"世道变了啊,人心不古啊。”

跟着大叔一路走着,叶艾尼发现自己从半空的巨大树道,走到了妖森地面,这里黑漆漆一片,不时有一道幽光闪过,也不知是哪个野兽的眼睛。

妖森很大,兽人和精灵只是占据了光线比较好,构成比较好的一块地域,其余地域,不是未开发区域就是荒废区,这两个区域,聚集了大量的只有本能的野兽。

荒废区是经历过战争的,遗迹众多,野兽构成更具攻击性。

远处不时一道黑影闪过,伴随着昆虫作曲,窸窸窣窣的声音,闪星已经紧紧跟在叶艾尼身边,抱着手臂不愿松开,叶艾尼皱眉看着四周,他们恐怕,已经被猛兽们围观了。

叶艾尼出声道:“走慢点。"

大叔好奇,步子放慢了一些,要看叶艾尼想做什么。

借着几缕夜色,叶艾尼一路上摸摸索索,捡起一两块石头就对着月光细看,每看一次摇头一次,一路上,三人走到了妖森间流淌的小溪,这里月光更亮一些,溪面波光粼粼,下面的鹅卵石密密麻麻。

叶艾尼索性不走了,去溪边好一阵摸索,四周猛兽蠢蠢欲动却不敢上前,只是叶艾尼两人并未注意到。

“找到了。”

一声惊呼,闪星小跑过去,一番观看,大叔远远看了两眼,不就是两块石头吗,看不懂,耐心继续看。

当看见叶艾尼破坏掉下的巨大树枝,取出一根木棍,用溪水浸湿时,他隐约知道了对方要做什么。

判断了树的种类,在巨大树根下,叶艾尼用尖锐的石头凿出了树汁,这种树汁易燃,和油的特性类似,两块特殊的石块相互碰撞间,火星点燃了木棒,一个简易火把制作出来了。

将火把递给闪星,火把里的树汁量,足够烧一晚上了。

“哇,艾尼姐姐,你好厉害啊。”

火把带给了闪星安全感,暖暖的。

大叔饶有趣味的看着,出声问道:“我的呢。”

"你要给两个银币。”

“一个行不行。”

“两个,少一个子都不行。”

他知道地狱中的蝙蝠已向他飞过玉京也微笑着道:谦虚本就是我

唐世国和林肖一起朝着里面走去,一边很自豪的开口说道。

可就在此时。

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轰轰轰!”

一阵阵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响起。

众人惊讶回头看去。

就见一辆辆军用卡车疾驰而来,约莫得有十几辆。

<烁,其内佛音阵阵,似有佛家强者踏步而来!

“既然出手,那便交给你吧!”佝偻老者思忖片刻,旋即消失在了那虚空处!

“魔族当灭!”

而此时,那佛光闪烁处,一道震颤帝都的声音响彻,似佛音绽放,缭绕四方,佛音袭来,那巨大生物身躯猛然一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岳阳楼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摄政王妃很傲娇

吾娇

摄政王妃很傲娇

等一下马上更

摄政王妃很傲娇

木夜汐

摄政王妃很傲娇

六班掌门

摄政王妃很傲娇

云倦初57号

摄政王妃很傲娇

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