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初心未变》。

恤隐有方,威惠兼著,寇盗静游其处,而其所录上下钟山之

林空雨慕带着的一批皇族已经全部死去,于是前往独孤苍穹带领的另一批。

独孤苍穹前往浴火风林,牵制住了元兵,才保得皇室。

公元一二七九年至元十五年,元军在南方沿海与宋兵交火,宋兵逃到海上,却不料被元兵战船冲散。

陆秀夫见大势已去,背着小皇帝赵昺跳海,独孤苍穹、段飞明、燕归子纷纷跳海,宋兵尽数殉国,至此,历时三百多年的宋朝灭亡。

刘复回到襄阳后两年多一直大力于发展自己的江湖势力,并且将西夏玉玺刨开,解出其中秘密后派人四处寻找江湖各处的爱国人士以及西夏旧臣,一日,刘复来到襄阳城西十二里处的山林之中,那山林周围极其坎坷而隐蔽,刘复上前使出轻功,却是毫不费劲的进入了山林之中,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诗句,山林之中坐落着一广大的平原,广阔百里有余,百里之外亦是树林,刘复落地,面前的两名持剑侍卫双膝跪下,剑立于左道:“属下拜见尊主。”

刘复摆一摆手,两人离开,平原中间坐落着一处七层高的楼阁,恢弘广大、气势磅礴,楼阁上刻着天尊阁三个大字,刘复进阁,突然阁内一人走来单膝跪下道:“天尊阁阁主中行斩恭迎尊主!”

刘复轻声道:“免礼吧!”刘复走过中行斩膝前,来到天尊阁内对着大殿面前架着的屠龙宝刀上了三炷香。中行斩起身道:“尊主,夫人族人又有消息!”

刘复转身对中行斩道:“是谁?”中行斩道:“宝庆路李域,天山天阴掌门李观。”

刘复道:“什么?天山二十四派至阴的天阴派?此事说难也难,说易也易,你随我来。”中行斩跟着刘复来到襄阳城内。不久,十二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入内,各自坐下。

刘复做在大堂中央道:“本座因中行统领之口得知天阴派掌门为夫人之族人,特来召集各位商议。”顿了顿又说道:“苏启?天山是你的属地吧?”

苏启起身拜道:“正是!”刘复道:“那就由你去寻找吧!”中行斩拿着李观的资料递给苏启,苏启接来,刘复道:“今日的会议就此结束,请各位各自回府吧!”于是众人离开。

苏启回到家中,相当忧愁,苏何道:“叔父何事忧愁?”苏启道:“贤侄啊!主公要我去拜访天山二十四派的至阴天阴派!”

苏何大声道:“什么?是天阴派!”苏启道:“嘘。”苏何缓缓神道:“如果是天音派的话或许还有机会,但是却是天阴派,此事却是着实难办!听闻是有进无出啊!”

苏何又道:“叔父,前些日子,你不是招收了两个武林高手吗?不如让他们前往!”苏启道:“也是!”随即叫来那两人。

两名青年侠士走进,为首的是拿着长刀的明切,随后的是身背着一把强弩和弓箭,腰间有一把短刀的孔一骑。

苏启道:“两人武功不错,应该可以完成此次任务!”苏何道:“叔父,两人只是新人,我建议需要有一名杰出的领军方可成事!”

苏启道:“是谁?”苏何道:“云伯头领家的白岸宇!”苏启指着苏何笑道:“谁还不知道你这点心思啊!云升膝下无子,女儿也已嫁给了你,你们俩又和他家的白岸宇相交甚欢,果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苏何一脸无辜道:“怎么这么说呢?这件事可是很棘手的!”苏启捋一下胡须笑道:“白少侠的武功精湛,但是我告诉你!立功这种事情如果被主公知道的话,也许会责怪你呢!”

苏何道:“我看未必!”苏启道:“既然你想办就放手去做吧!”苏何跪下道:“谢叔父恩典。”苏启离开。

苏何来到云府,进入见到云升道:“岳父大人!”云升看一看苏何道:“原来是贤婿!不好好陪着我闺女,不会来着又是找我徒儿吧!”

苏何摸摸头笑道:“什么都瞒不过岳父!”云升道:“你也真是的,不在家和絮儿一起好好的给我和苏亲家生个孙儿,尽是出门鬼混!”苏何道:“知道了,还早呢!叔叔也没催我啊!”

云升叫道:“你叔叔是不着急,他才四七的年龄,不过青年而已,我可是要年过半百,当然着急!”苏何很是不耐烦的边走边叫道:“白兄弟,白兄弟!”白岸宇走进客厅道:“师父,苏兄弟,你怎么来了?”

苏何走上前去,一拳打在白岸宇的肩膀上道:“好久没和你玩了!这次找你有件事情要你帮忙!”白岸宇道:“你有什么事啊!”我们先出喝酒去,回头对云升道:“岳父,你的爱徒借给我玩一段时间。”云升苦笑道:“别玩坏了!”

苏何拉着白岸宇来到酒楼,进了一间厢房,要了四两酒,两人坐下,苏何道:“刚才说话贬低白兄还请见谅!”白岸宇道:“苏兄弟爱开玩笑,我自然理解!”苏何笑道:“白兄弟果然慷慨大度,我抢了你的青梅竹马,你不会生弟弟的气吧!”

白岸宇苦叹道:“哪里的话,我自知自己身份卑微,不能和絮儿成为夫妻,但是她有你这个丈夫我也是心安,更何况她对我只是兄妹之情,对你却是有男女之爱。”

苏何道:“要不是我叔叔要求我娶他,我定会让给你!”白岸宇紧张道:“这万万不可妄言!我想苏兄弟也是对絮儿有情吧!”

苏何笑道:“这倒是,絮儿俏美可爱,自然让人心动。但却让白兄割爱伤痛,我于心何忍?所以,我决定将一门主公亲令的任务交给你去办!”

白岸宇一吓叫道:“那可是‘九卿’的任务啊!”苏何笑道:“没错!但是此等任务虽有困难。”

白岸宇道:“但说无妨。”苏何笑道:“絮儿果然说的没错,白兄快人快语,雄心勃勃,果然是有鸿鹄志才,其实此事相当容易,我会派两人随你同行,前往天

那马车来到了皇宫后,没有过多久就回到了苏皇后的别苑,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此时天香皇宫的大殿上,有一人坐在龙椅之上,手上的青筋暴起!眼神之中尽皆是被愤怒掩盖!

平日里的赢天子总是庄重和蔼,脸上时常挂着微笑,除非是上朝之时处处充满了威严!但是如今的赢天子才是真正的放开了内心,肆意的挥洒自己的情绪!

皇城之中尽是一股肃杀之气,有些压得人喘不过气!天空之中出现了一道道灵气,那赢天子拍了一下椅子,顿时出现了一道......

常无意道:是!朱五太爷道:一已忘记了一切,四个人只不过迟

“灵儿,这老头是谁啊?他的修为我看不透,小心点。”天谕警惕的看着快速朝自己走来的老者,凭借自己强大的意识空间居然看不透来人的修为,只好下意识的把天灵儿护在身后。

  “哥,小心你个大头鬼啊!这是我们爷爷,你出去一个月居然不认识爷爷了吗?这要是让爷爷知道,非揍你一顿不可。”天灵儿看着天谕认真的表情,装的好像真的不认识天元风。

  她那里知道。天谕在自己的时空,根本没有见过爷爷,因为天谕的爷爷,是一名武者,在他还没出生时候,就在8号定居点一次对抗妖兽发动的兽潮中,不幸遇难了,所以天谕并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当然也就不认识这个时空的爷爷天元风。

  “嘿嘿!不要告诉爷爷,我不认识他!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天谕摸摸头,没有解释,只好尴尬的笑笑。

  “知道了。”天灵儿白了天谕一眼,跑跑跳跳的走到天元风跟前。

  “爷爷,您这么晚找我们有事吗?”天灵儿拽住天元风的衣角,疑惑看着天元风。

  “哈哈,听说你哥哥谕儿已经是武者了,还打败了他四叔家的天才天河。就忍不住想过来确定一下真假。”天元风摸摸天灵儿的头说道,说话时候,眼神一直看着天谕,等待着天谕给他确切的答案。

  “您就是我爷爷吗?”天谕第一次看见爷爷,内心即激动有忐忑.,围着天元风转了好几圈,把天元风都弄的有些纳闷。

  “看够了吗?我是不是你如假包换的爷爷。”天元风实在受不了天谕那好像看到怪兽一般的眼神。

  “哦!我,,我只是好久没见过您了,好好好看看您。”天谕尴尬的笑笑,知道自己刚才的确有些不妥。

  “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天元风拽住天谕,认真的问道。

  “哦!是我打败了那个叫天河的天才,都是他不停的挑绊我,我一时没忍住,就教训了他一顿。爷爷,是不是我闯祸了?”天谕没有隐瞒,跟天元风实话实说,因为他下手有点狠,所以怀疑天元风是来惩罚自己。

  “闯祸?闯什么祸?那小子就该教训,我天元风的孙子就应该有血性。”天元风看来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幸灾乐祸。回头看着天谕,意味深长的说道,“谕儿,本来我以为我们这一脉没落了,但是现在看来,你父母在天有灵,感动上天,让上天没有放弃你,也没有放弃我天元风这一脉啊!。”

  天元风仰天大笑,心中郁气一散而尽。因为天元风只有天谕父亲一个儿子,而天谕的父亲又只有天谕一个儿子,都是一脉单传。

  以前天谕不能修炼,也没有炼丹天赋,天家药庄里让天元风让出家主的呼声很大,特别是风家来退婚后,几天天天都有长老来劝天元风让出家主之位,这让天元风心中郁闷憋屈不已。

  那些长老让天元风让出家主的理由有两个,第一,他这一脉已经没落,没有一个能够有本领的小辈。第二呢,就是天元风当家主这十几年,他们天家江河日下,不仅被风家药庄,唐家药庄的小辈远远甩开,就连以前最弱的赵家小辈都超过了天家一些,有些偏远的药山还被这三家药庄占据。而这些都被怪罪在天元风身上,本来天元风指望天谕能够继承父母的基因,成为炼丹和修武双重高手,替他夺回颜面,谁知天谕既没有炼丹的天赋,也没有修武的天赋,这让天元风的希望破灭。

  现在,天谕居然有了修武天赋,怎么能让天元风不喜出望外。

  “对了,天谕,你是怎么打败天河的,天河可是修武天才,年纪轻轻就掌握了好几种中等战技。你可是被测出没有修炼天赋的?”天元风提出疑问。

  其实,天谕在打败天河时候已经准备好说辞,“哦!我这几天,遇到一个高人,替我打通奇经八脉.虽然痛苦无比,但是让我恢复了修炼天赋。”

  “祸福相依啊!这么说,还多亏了那伙强盗,否则,你还遇不到那个高人呢?不知道哪个高人在那。能不能替我引荐一下,我要好好感谢他。”天元风很为天谕高兴,同时,对帮助天谕的高人有了兴趣。

  “这个!”天谕尴尬摇摇头,“爷爷,高人都是来无踪去无影,我并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这倒也是,如果高人都是那么容易找到的话,就不是高人了,是爷爷高兴过头了,只是下次高人来找你,不要忘了替我引荐一下。”天元风遗憾的摇摇头,对天谕嘱托道。

  

  “遵命!”

  天谕随口答应道,那里有什么高人啊,如果真的有,那就是天谕老祖了。只是老祖只是一缕残魂,除了天谕,别人根本看不见老祖的那缕残魂。

  “哦!对了,天谕,我今天来,还有件重要的事告诉你。两天后,你跟我去趟城主府,城主要见你?”天元风说道。

  “什么!”天谕内心一惊。自己刚从哪里逃出来,还要回去,自投罗网吗?天谕才没有那么傻。

  “爷爷,我不去,”天谕一口回绝道。

  “怎么了,谕儿,去城主府,又不是去阎罗殿?你怕什么。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看着天谕紧张的样子,天元风感觉很是奇怪。

  “这!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城首富家的儿子,何全!”

是他?

听到这个名字,赵小池心里就是一慌。

让这个小伙计接过自己手里的活,他赶紧朝着后面赶去。

……

包厢之中,只有何全和秦香凤两个人。

何全滋了一口小酒,美滋滋的说道:“秦阿姨,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你也知道,我老子是咱们永丰县的首富,我家里的车子、房子、票子,要多少有多少!”

“小夕要是嫁给了我,这些就都有你们娘两一份,而且,我也会对小夕好的。”

何全眯着眼睛,话语之中,满是一股骄纵之气。

微醺的脸庞上涌现出一抹红光,脑满肠肥的样子,看的秦香凤直皱眉头。

“晦气!这个货今天怎么跑过来了!”

秦香凤暗自在心里骂了一声,还得强忍住厌恶。

这何全,长得五大三粗,身宽体胖的,身材臃肿不说,五官也不好看,整个一大饼脸,人丑也就算了,关键还吃喝嫖赌,样样都会。

在整个永丰县,可都是出了名的败家子、浪荡儿。

要不是有一个首富老子在后面撑着,他哪里还有今天的潇洒日子,就连讨饭估计都会被饿死。

何全今天的目的倒也是明确,他就是来向秦香凤提亲的!

他要娶小夕!

何家在整个永丰县,都是大有名气的。

首富何大福,早年白手起家,闯下了赫赫的家业。

永丰县中,三教九流、各行各业,何首富都有所涉猎,不仅是人脉广阔,还有不少人都得靠着何家讨生活,仰起鼻息。

大概是操劳事业,何首富中年才得子,膝下至今只有何全这一个儿子。

当初,何全出生的时候,在整个永丰县,都是一个大消息。

何家后继有人了!

何首富高兴的是合不拢嘴,在永丰县最好的大酒店里面,连摆了三天的流水席,就是为了庆祝,图个喜庆。

按老话来说,这是为何家的小公子集福,得到的祝福越多,小公子就有更多的福气,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

话说何全这个名字,也是有一段逸事的。

何首富自己文化水平不高,却有着一股志气,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能够文武双全,德才兼备,做个样样精通的全才。

何文武、何双全……这些个名字,都不能让何首富满意。

到最后,何首富找到了一位大师,大师亲自赐了一个“全”,也就是这样,何首富这位独苗苗,一生下来的时候,大名就已经响彻整个永丰县了。

只可惜,这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人世间的事情,往往都是不能尽如人意的。

中年得子,家财万贯。

何首富对何全,除了寄予厚望,更多的,却是一位父亲对儿子的宠溺。

作为何家下一代唯一的男丁,何全在家里面就是小皇帝一般的存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何家长辈都是宠溺的不得了。

再加上富贵人家,锦衣玉食一般的生活,优渥的生活条件让何全完全是泡在蜜罐中长大的。

可想而知,长大的何全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些年,随着何全渐渐的长大,这位何首富独子的名头,确是更加响亮了。

只不过,这些名声……都不大好听罢了。

仗着家里面有权有势,又有父亲在后面兜底,何全这些年,可真没有做什么好事。

上学的时候,就成天的逃课打架,上网吧,泡迪……

出了社会之后,没有了老师和学校的约束,何全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彻底的放飞了自我。

该做的,不该做的……吃喝嫖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何全全部都沾了一个遍。

永丰县的大嘴们都在调侃,这个“全”字倒是真的没有起错!

这些年过去,何首富也想好好管教一番自己这个儿子,可是,在外面混的风生水起、雷厉风行的何首富,在儿子面前,偏偏就没有了办法。

他也想自己的儿子成才,可是,这一生,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啊!

看到何全受苦,何首富自己心里更难受。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三番四次,何全依旧是老样子,狗改不了吃屎。

眼见着儿子是管教不过来了,何首富也就渐渐死心了。

反正自己这一辈子,挣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把何全困在这个永丰县,凭借着自己留下来的资本,何全就是再怎么折腾,也能保他一世富贵!

至于何家以后,那就是儿孙自有儿孙福了……

何首富这么撒手不管,何全彻底没有了顾虑,在永丰县折腾的更加厉害。

不出一年,整个永丰县都传遍了这位首富公子的劣迹。

试想这样的一个人,秦香凤怎么会舍得,把自己的女儿小夕交付到对方手上。

别说何家只是永丰县的富贵人家,哪怕是王公贵族,秦香凤也不会去卖自己的女儿!

何全虽然喝了一点小酒,但是他心里和一块明镜一样,秦香凤的态度,他就是不问不知道。

只不过,有些事情,总是要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古语有云,先礼后兵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初心未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最后一个散修

帅少江枫

最后一个散修

南黎川

最后一个散修

天梦流彩

最后一个散修

我爱吃山竹

最后一个散修

半醉游子

最后一个散修

妖治天下